lgq1s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萬道神帝 起點-第四百六十五章 真實身份熱推-2tar8

萬道神帝
小說推薦萬道神帝万道神帝
星夜抓住了令牌,面具却毁坏了,身份随之暴~露。
吕良认出了他,当即就大呼起来。
呼声响起,声音遍布四周,一时间使得星夜再度成为焦点。
只是这一次,那张脸庞不再平平无奇,变得异常英俊。
再加上星夜二字,又使得这种英俊的脸庞,变得不凡起来。
“你这该死的卑鄙小人,竟敢出现在这里!”
吕良立刻上前,一掌拍出,掌间光明绽放,强大气息释放而出。
星夜一手收起雪原令,另外一手击出,伴随着一声轰鸣,吕良的身体向后滑去。
对于二人的交锋,旅者并未在意,看到星夜收起令牌之后,他又凝结出了第二块令牌。
令牌汇聚,然后在众人诧异的注视下,落入了赵本的手里。
先前,赵本化名站特,星夜化名站夜。
赵本接住令牌,周身立刻就有冰霜覆盖,下一刻,冰霜破灭,伪装消失。
也不知对方是不是故意的。
“是午夜人!”
看着赵本那张很寻常的脸庞,有人惊呼了起来。
先前他们就已经见过赵本的画像。
在惊呼声中,旅者的身体化作点点光芒消失。
他来到这里,只为了送出两块雪原令。
且只给了两块。
而接下来的两人,无疑是惨了,身份暴~露,又身怀大机缘,想不遭人针对都不行。
“傻呀,跑啊!”
预言天启
赵本的声音响起,人已经破窗而逃。
就在他身形消失之时,他原先站立的地方,一道黑影的偷袭落了空。
“唰!”
星夜的身体消失了,只有脚印,不辨方向。
有人去窗口阻拦,有人去楼梯口。
“蓬!”
脚印忽左忽右,最终飘忽不定,来到了另一个窗边,破窗而出。
“快追!”
有人大喊,立刻跟了上去。
旅者消失,一层冰晶也散去了,原先被冰封的存在,全部都恢复了正常。
他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目光茫然,直到有人快速解释,这才反应过来。
星夜落地之后,赵本冲着他挥手,“这边!”
星夜跟着赵本在跑。
只是跑了一段,星夜感觉不对劲,自己为什么要跑?
自己堂堂正正做人,清清白白做事,从不欺压良善,一生光明磊落。
跑什么?
想到了这一点,他的速度不禁慢了下来。
该是这个午夜人独自逃跑才是。
毕竟他是过街老鼠,自己都想踹两脚的那种。
赵本似乎早有预料,头也不回的喊道:“星夜,你现在身怀雪原令,那可是进入雪原的至宝,一定要收好,他们一旦知道,肯定会抢的!”
赵本的声音不仅没有压制,反而还刻意放大,让附近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星夜恨不得上前踹死他,这个家伙显然是故意的。
自己跑不行,还要把他给拉上。
“我******”
星夜想要骂娘。
不过眼下,他也只能跟着对方一起跑。
毕竟,在这里他属于人生地不熟的那种,面对追杀,慌不择路,只能跟着赵本。
“快拦住他们两个!”
吕良跟着跑了出来,大声喊道:“他们一个是午夜人,还有一个是该死的星夜,快拦住他们!”
一时间,所有人都望着二人。
星夜的名气,似乎并未传到这里,所以大家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
可是午夜人的名气,着实是不小,立刻引来一片痛骂之声。
“哪个是午夜人?”
离别破晓
“该死的,让我看看这偷鸡摸狗的午夜人!”
“是那个帅气的吗?娘的,比我还帅,弄死他!”
“不是,是最前面那个。”
“他娘的,长这么丑还当午夜人,上前干死他!”
“午夜人,你给老子站住!”
在今天,星夜才算知晓,什么叫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即便是他在天阴帝国这种敌国之中,也还没有做到这种地步。
即便是千刀师兄,估计也没有午夜人这么招恨。
顷刻之间,就有强大气息流转,挡在了二人的前路上。
何 韻
“连午夜人的路都敢挡,找死!”
赵本怒喝一声,周身气息陷入了狂暴之中,仿佛一只猛兽觉醒,恐怖的威压立刻四散。
那位拦路的存在,心头一惊,有了退意。
“怕什么,区区一个午夜人,能奈何我们?”就在这时,又有一人站了出来。
也是星罡境。
“就不信,他能打一群。”
“没错,弄死他!”
接着第三,第四人站了出来。
随着人数越来越多,众人也是有了底气,战意升腾。
相对来说,赵本的气息,明显减弱了下来。
既然吓不住他们,那就只能另想他法了。
他回头看了一眼星夜,“兄弟,对不住了。我观你运道不错,桃花之相,肯定不早夭,我先走一步,你自求多福吧。”
下一刻,他的身形消失。
是完全消失的那种,彻底消失在了感知里,哪怕是星夜的感知,也没有办法探查出来。
就剩星夜一个人了。
原先,众人是针对赵本的,现如今唯有针对星夜。
“我不是那午夜人,给他没有任何关系,我也是来追他的。”星夜赶忙解释。
抗日之流氓部队 飘逸
“午夜人呢?赶紧出来!滚出来!”
星夜怒斥的同时,看着前方的星罡境,问道:“你可有看到?”
对方下意识摇头。
杀死这些星罡境,对星夜来说很容易,可让对方退开,难度却不小。
他总不能无缘无故的在这里杀人。
“哦,我也没看见,大家先散开再说,小心他就在附近出现。”
“这位,对,就是你,麻烦看着这个方向。”
“还有你,看看那个方向。”
星夜一边说,一边向着旁边走去,留下一众面面相觑的众人。
“他是星夜,别让他跑了!”
吕良跟了上来,见此一幕大声喊道。
“唰!”
其他人并没有反应,星夜开始跑路。
吕良气的破口大骂,道:“都是白痴呀,快拦住他!他……他是午夜人的朋友,只有他知道午夜人在哪。”
看着众人依然没有反应,吕良急中生智。
不得不说,这一嗓子至关重要,原先还无动于衷的人,纷纷动了,试图拦住星夜。
主要是午夜人实在是太过可恨,所以众人不惜拦住星夜。
“这个家伙竟然骗我们,跟午夜人一样可恨。”
众人开始骂骂咧咧。
鬼影迷踪!
如此阵势,星夜唯有动用全力,身体消失,唯有脚印,忽左忽右。
没有人能够拦住放光的脚印,更何况还是在飘忽不定的情况下。
如同一双鬼脚印,贴着阻拦的众人而过。
大家只能感受到阵风从身旁吹过,如森森鬼气。
幸好这是白天,如果是夜晚遇到,估计心底都会直冒凉气。
“这就是鬼影迷踪,果然名不虚传。”
贺鹰追了出来,站在远处看着这一幕,脸上有着一抹惊容。
贺家的鹤影术,在这冬隆之地,算是一等一的极速步法,可是这鬼影迷踪,似乎更加诡异。
贺鹰看了一眼旁边,那里站着一个人,如同一片阴影。
超级全能 闲云野鹤
范阳明站在其身后,始终与他保持着一步的距离。
妖女领域
“据说这鬼影迷踪,出自东华之地,怎么被一个外人得了?”
面对贺鹰的询问,范阳明的脸色有些不自然。
阴影说道:“各凭机遇。他得了,就代表我们得到了。”
感受着对方周身的冷意,贺鹰明白了。
贺鹰又问:“他跟午夜人待在一起,你就不担心?”
阴影冷哼道:“一个藏头露尾的家伙,有什么可担心的?上次如果不是我们大意,他根本不可能进入东华之地。”
“唰!”
就在这时,有光影忽然从二人身旁掠过,身形消失。
“是陆飞。”
陆飞身形远去,看方向赫然是城外。
接着,又有一道身影远去,一看就知道是战猛。
“看来,我也该走了。”
贺鹰回头看了一眼,秋霜就站在那里,眼中有着焦急,“哥哥,你快点,要不然吕良就追上星夜了。”
“我也先走一步。”
说完,贺鹰身形消失。
接着,又有数人直奔城外的方向。
“看来,他们对星夜的兴趣,要远超午夜人。”一直都沉默的范阳明,忽然开口。
阴影淡淡一笑,“当然,午夜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一个,而星夜多年来却只有一个。走吧,我们此次的任务,是带鬼影迷踪回去。”
对于星夜出现在这里,二人并不意外。
幽影的消息,遍布冬隆之地,星夜出现在天阴帝国边界的事情,早就不是什么秘密。
算算时间,也该到这里了。
星夜动用了鬼影迷踪之后,没有人再能拦住他。
只是,想要摆脱众人的视线,难度也是不小。
最为主要的是,后面始终有着几道气息,牢牢的锁定着他,使得他没有办法脱身。
至于赵本,早就不见了踪影,星夜怀疑这个家伙,此刻应该待在暗中,正看着他的笑话。
“该死!”
星夜气急,很明显赵本带他来的又一个作用,就是在关键时间,惹人耳目。
可是就这么跑出去,显然也不是办法,因为那些人会再次追上来。
忽然,星夜计上心头。
就这么离开是不可能的,他转身向着一座客栈飞奔而去。
来到门外,身形一晃,星夜便是进入了当中。
有两个护院,想要拦住星夜,但只是抓了一个空,星夜继续向前。
这里的空气,带着淡淡的甜香气息,像是胭脂水粉。
星夜并未在意,继续向前。
“有人闯天香阁!”
护院大声喊着,星夜则是直接闯入了当中。
身形几个起落,星夜直奔二楼而去。
魂力感知释放,发现这些房间里都有人,所以他继续往上,直至来到四层顶楼,身形一闪,进入了某个房间。
房间里充斥着淡雅香气, 一位女子听闻动静,正要起身。
“唰!”
星夜身形一个翻滚,飞快的临近对方,然后上了床榻之上。
双腿栖身而上,把女子压在身下,他的手里已经多了一柄短刀,放在了女子洁白的玉颈之上。
“别动,要不然杀了你!”
星夜声音冰冷,充满了威胁之意,而目光则是紧紧的盯着外面。
女子重新躺下,她那长长的睫毛眨了眨,面对此等局面,不仅没有感到害怕,一双眼睛反而盯着星夜的侧脸。
似乎,感觉很有趣。
桃源新村
外面明显乱了,大呼小叫的声音不断响起。
星夜来时看得真切,这里应该是一个客栈,鱼龙混杂,谁也不认识谁。
到时候他完全可以趁乱,换一张新的面具离开。
所以在这期间,他一直不曾去看身下的女人,也不知道她的表情,以及摸样。
女子也未曾惊叫,就这么看着星夜。
命运掌纹
时间一点点流逝,外面的动静越来越大,甚至都已经来到了下一层。
星夜的表情逐渐紧张起来,他手中短刀,轻轻下压,然后低头看向这个女人。
他的表情微微一怔,女子静静躺在那里,平静的看着他,那一双美眸,仿佛会说话。
她的容貌美丽无双,洁白如玉的皓腕下,那双玉手轻轻拉着遮体的被子,有一抹浅浅的春光,初露在外面。
冷厉的刀锋,与柔弱的女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星夜眼中闪过一抹不忍,厉声道:“如果等会有人过来,你就说房间里只有一个人。要不然,我杀了你!”
我是你的王之恶魔降临
女子轻轻咬着红唇,点了点头。
看着对方如此配合,星夜这才放心下来。
就在这时,女子开口,“万一,他们进来搜查呢?”
星夜微怔,显然没想到这个问题。
“他们应该不知道,你是一个人睡吧?”星夜又问。
这个问题,让女子那俏丽的脸颊上,浮现出了一抹怒意。
“你是这么想的?”女子忽然问道。
“废话,是个人都会这么想!”
星夜继续看了一眼外面。
此刻他的注意力,都放在外面,自然不曾注意到,女子眼中忽然闪过的冷意。
“客栈的人,应该没道理管一个房间住几个人吧?”星夜又再次开口。
女子微怔,然后说道:“你说……这是客栈?”
星夜手中,短刀下压,冷道:“别废话,我还不知道这是客栈?告诉你,想活命,你最好配合,要不然,你就得死!”
说话的星夜,把短刀又往下压了压,“告诉我,想死想活?”
“活。”
对方倒也实诚。
“放心,我这人从不滥杀无辜,只要你配合,我一定不会害你!”
接下来的星夜,全身心都放在外面,不再理会身下的女子。
自然也就不觉得,二人之间的动作,有些尴尬。
就这么又等了片刻,一切竟然恢复了平静。
所有护卫,似乎都走了。
没有人来这一层查看。
这让星夜一愣,很是疑惑不解。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忽然响起,“小姐。”
听到这则声音,星夜的身体立刻向下,躺在了女子旁边,手中的短刀依然放在她的脖颈上,同时用眼神告诫她,想活命,就莫要乱说话。
“说。”女子的声音响起,未曾揭发星夜。
门外之人说道:“已经打听清楚了,此次城中出现波澜,源与旅者出现在了冬寒楼,他一次拿出了两块雪原令,一块给了午夜人,一块给了星夜。二人伪装的容貌,被寒冰之力侵袭,身份被辨认了出来。”
门外的话语微微一顿。
星夜感觉心中有些发寒,手中的刀锋似乎都颤抖了起来。
“那个午夜人跑了,星夜则是跑到了这里。他就是闹出不少风波的星武护龙使,大闹天阴帝都不久,擅长操控灵种,战力也不弱,当初穿着星鳞衣的吕良挑战他,结果被他打跑了。”
话到这里,房间之外忽然多了一股强烈的威压,充斥在了每一个地方。
星夜的脸色,随之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