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第三百一十一章 趕出門外相伴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小說推薦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青梅甜宠之多多的糖
“陪我下一盘吧!”,说着许老爷子率先在棋盘上落下一枚棋子。
唐元赶时间想去见多多,就想要快点下完,于是棋风自然就不如以往一般温和,陪着许老爷子玩的那般,这次是完完全全的使出来全力。
果然,这次一盘棋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就结束了。
可是结束之后许老爷子却也没有高兴或者不高兴,只是盯着桌面上棋盘良久后吐出一句,“果然是年轻一辈中的翘楚,比我当年强”。
而后,许老爷子素日里坚持锻炼的矫健身体,这次行动变得格外迟缓起了身,“跟我来”,示意唐元跟上自己,许老爷子一步步往大院门口走去。
優秀小說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笔趣-第三百一十一章 趕出門外看書
唐元犹豫着看了门内一眼,思考自己现在冲进去的可能性,只是自小受到的教养又提醒他不能这样,于是就这样亦步亦趋的跟着许老爷子一步步挪到了门口。
然后他忽然发现,许老爷子也开始老了,步子也没有以前那么轻松矫健,每一步都买的要迟缓了很多,但是落地却还是一如既往的沉稳。
门口,突然老爷子一把将唐元推出了门外,大门咯噔一声锁上,随着上锁声音而来的是许老爷子的一句,“回去吧!暂时不要来打扰多多了”。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第三百一十一章 趕出門外鑒賞
唐元都懵圈了,他什么时候在许家遭到过这样的待遇啊!
“爷爷,奶奶,多多”,在门口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人来过来理会,给他开门,唐元尝试着拍击许家的大门,对着门内喊道。
然而,却根本无人理会。
最后,站了二十分钟,被路过的无数个爷爷、奶奶、叔叔、阿姨们问候,“糖糖怎么站在这儿”,唐元身影落寞的回了隔壁。
此时隔壁的客厅之内,唐元发现之前那个年轻女孩已经走了,奶奶也不再客厅,只有妈妈杨云还在客厅看着电视。
杨云就是在这儿等儿子消息的,看到唐元这么回来还略感诧异,“怎么一个人回来了”。
唐元一张俊脸顿时就变得臭臭的,然后看着母亲,“您是想要笑话我吗?我没老婆,你也没有儿媳,我们彼此彼此”。
“谁说我没有儿媳的,我刚还和多多约了中午一起去逛街,你到时不要打搅我们最好!”,说着杨云把身旁的手机拿过来,开始播放她刚刚的聊天语音,“多多,中午和妈妈一起去逛街好不好,你爸爸最近戒烟,妈妈想给他买一个戒烟笔”。
然后明显是许多多的声音,“好,那我中午给您打电话,我帮您提东西”。
唐元嘴脸立刻就变了,“妈妈,我也想中午去帮您拎包”,只是说话时明显还是不习惯对着杨云这么说话,语气极为僵硬。
“真的想去?”,杨云却还故意吊着儿子,想要卖卖关子。
其实唐磊早就把烟戒了,她就只是随便找个借口约多多出去而已,同时也是早就猜出唐元刚刚在隔壁的处境必然不怎么好,所以也是为唐元提前打算,但是她就是难得看到儿子对自己服软的样子,必须得多欣赏欣赏。
“真想去”,唐元点点头,极为认真的说道。
杨云其实已经很满意了,但还是一再挑战,想要知道儿子为了这个机会能做到什么地步,于是又故意道,“那你去帮妈妈切一盘水果,听多多说你很会做菜,妈妈没机会吃,一盘水果还是有这个荣幸的吧!”。
说着杨云还故意的伸出自己纤细白皙的五指,似乎在欣赏昨天刚刚做好的指甲,眼神却都是偷偷瞄着不远处站立的高大英俊的儿子。
“行!”,唐元这次同样回答的干脆,然后转身就进了厨房。
厨房中阿姨还在做甜点,明显也是给杨云在做的,看见唐元,顿时阿姨就变得如临大敌,唐元在唐家可是从未进过厨房的。
阿姨正在脑补着如何拒绝唐元,又能让他不失面子,就听到唐元说道,“你不用管我,你继续做你的”,说着唐元就想要打开冰箱寻找目标水果。
阿姨小心翼翼的跟着唐元身后,生怕他在厨房出什么事儿,这可是唐家上上下下唯一的宝贝疙瘩,又从小是天才,现在又是大科学家,哪能让他动手,“唐元少爷,你要什么,我来帮你拿”。
然后就看到唐元利落的取出一颗甜瓜,一枚苹果,一袋樱桃,阿姨松了口气,“想吃水果啊!那我来帮你洗,您就在外面等着就行”。
“不用,阿姨您忙自己的”,唐元略有些烦恼的看了一眼跟着自己的阿姨,有点反感她这样跟前跟后。
察觉到唐元目光的吴阿姨,顿时又小心的往离唐元更远的距离挪了两步,心想,这距离够远了吗?
然后又在看到唐元居然拿起一把刀后,阿姨的心脏哟!倏的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差点想要喊出来,祖宗,你拿刀干什么,快放下!
但是又不敢,唐家的礼教她耳濡目染也知道一些,所以最终只能转换为温和,“刀就算了吧!您想吃什么形状的我就切成什么样,您这样太危险了”。
事实证明,天才就是天才,吴阿姨就看着唐元将一把水果刀几乎玩出了花样,将甜瓜飞快的削皮取瓤,而后切成大小均匀的小块,苹果也是,之后樱桃,细心的将每一颗细节都冲洗的干干净净。
然后一盘摆盘堪称五星级的水果拼盘出炉,唐元快步的端到了亲妈杨云跟前,“妈,看看还满意吗?”。
杨云还是第一次看到儿子在家里进厨房,还切出这么漂亮的水果,刚刚厨房的动静她也听到了,于是略带着些挑剔的目光在果盘上搜寻了一遍。
而后才拿起上面的叉子,随意的叉一块苹果送入口中,嗯!儿子亲手切的水果果然比平时的都要甜,都要好吃。
心情美丽了,自然也就格外的好说话了,“行吧行吧!中午就勉强带上你去给我们拎包,你愿意不?”,说着最后一句,杨云故意的语气高扬,眉毛高挑,注意着唐元的反应,
“那,谢谢妈妈!”,唐元这次真的头低的很下了,被亲妈这么挤兑也没有反应,反而心里高兴的不行,刚刚被许爷爷就那样从家里赶出来,他是真的心里憋了一口气的,但是又想到昨晚的多多,他就一点也等不了的,想要跟她解释清楚。
杨云这会儿看自家儿子是格外的顺眼,所以也想起来关心一句,“早饭吃上了吗?”。
唐元,都被赶出来了,连院子内的大门都没进去,还吃早餐,就下了盘棋,吃了个空气,“没有!”,不提醒也就罢了,这一提醒还真有些饿了。
从小在家唐元哪受过这些委屈,基本上他的作息都是十分标准,小时候有多多在,还时不时会跟着许多多加餐一顿,所以说是心里没点难受肯定是假的。
果然厨房里吴阿姨听说唐元现在还没吃上早饭,顿时也大惊小怪起来,“呀!怎么能现在都没吃早餐呢?胃要饿坏的了”,于是忙钻到厨房去给唐元准备早饭去了。
唐元在享受迟来的早餐,而隔壁许多多从锻炼中收回,洗完澡去院子里帮奶奶浇花,就听到奶奶说,“早上糖糖来家里找你了,然后被你爷爷这个死老头子给赶出去了”。
其实许奶奶还是心比较软的,两个孩子遇到什么事情,就早点说清楚,不建议就这么僵持下去,迟早就会矛盾越闹越大了。
可是现在唐家那边确实是举动让人有些寒心,他们多多好好一个孩子,受伤了也不吭声,就一个人扛着,天天默默的一个人做恢复训练,都要做好几个小时,唐家却做出这样的行为。
老爷子还在看刚刚唐元留下的棋盘,听自己老伴儿提唐元的名字,又是冷冷哼出一句,“棋品如人品,唐元是聪明,但是有时候未免太过锋利,平时又最喜欢藏着掖着,多多要是觉得不喜欢就算了,咱们家也不是稀罕他家”。
在许老爷子心中,反正孙女是独一无二的,世界上最好的孙女,谁都不能欺负他孙女。
以前对于唐家有多看好,这次经过这件事情就有多失望,尽管唐家也没有说什么,但是正是因为那些隐隐的小心思和想法,才更让人觉得恶心。
他许建坤的孙女不需要委曲求全,受伤了又怎么样,以后计算无后又怎么样,多多想要了就去收养一个,不想要了许家几辈累积下来的东西,也尽够孙女风风光光的活一辈子了。
许多多正在帮奶奶浇花,闻言,唇角扯起一个略有些苦涩的弧度,对比今天才知道顾暖的爷爷奶奶,其实她更早就知道了。
那天,是医生确诊她以后应该不孕的时候,唐奶奶在傍晚意外地一个人来了,如以往一般柔和的语气,“多多,奶奶是想来请求你一件事!”。
许多多原本还笑着说我没事的嘴角微顿,“奶奶您说,我能做到的肯定做到”。
“我们唐家不能没有继承人,所以我想如果你真的不能生,可以帮奶奶劝劝糖糖留下一个孩子吗?至于孩子的母亲可以你们找,也可以我来帮你们找,你们不愿意见,也可以不见她,孩子也是,我只要在一天,就由我来带,或者你要是喜欢孩子,你们自己养也行!”,那一刻,许多多真的心口拔凉拔凉的。
她年纪不大,对于孩子还没有什么执念和概念,唐奶奶却过来给她上了深深的一课。
那次她沉默了。
然后不久,唐奶奶就将顾暖带到了她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