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小說 玩家超正義 ptt-第三百五十二章 四重詛咒看書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玩家超正义
安南突然想起来了。
腓力当时最开始进入了衰老到近乎濒死的状态,就是因为他从噩梦中“得到了某种力量”。
“——原来如此!”
安南恍然大悟:“所以,腓力当时并不是通过‘不可言说的仪式’,献祭了自己的一半寿命……而是因为他无意识间净化了某个噩梦,导致他的【LV】增强了!”
“所以,就在他通过噩梦得到那一点超凡力量的时候,他突然开始变得异常衰老。”
卡芙妮也终于明白了过来:“但他之后的确举行了【喰血圣礼】……”
“他当时举行的,不只是‘喰血圣礼’而已。”
银爵士拉着安南靠着卡芙妮坐下,并坐在了安南的另一侧,缓缓说道:“他其实是将自己从噩梦中得到的力量,全部献给了持杯女。
“‘献祭’的仪式也属于‘杯’的领域。因此他当时其实是在用恶魔之血,将自我进行了‘不图回报的献祭’。而也正因此,他才得到了持杯女赠予的一部分知识。”
这个逻辑,其他人有些不太明白。
但是安南却反应了过来。
芙蓉 帳
献祭某物得到知识——这正是神秘女士的诞生过程。银爵所暗示的,就是这一过程。
“但是,他所得到的知识也无法使用!”
安南立刻说道:“否则,他又会失去【第四史论】的力量!”
“没错。持有【第四史论】的腓力,不能得到任何超凡力量,也不能进行任何仪式,否则他就会被时间乱流,震回到‘自己的曾祖父’的状态……也就是没有‘第四史论’干扰的状态。”
银爵士解释道。
安南跟着道:“只有在这份扰动消失之后,他才能重新回到现在的时间线中。因为仪式所带来的是临时的力量,所以扰动是临时的,他勉强能够举行仪式……可如果他走入超凡领域,那么一直存在于他体内的超凡之力,就会成为一根毒箭——将他直接摧毁!”
“正是如此。”
银爵士欣慰的点了点头。
他拍了拍安南的肩膀,笑眯眯的说道:“我就知道,你肯定会想出来的。只是需要一点提点。”
“这都是您的偏爱。”
新嫦娥传说 紫燕芳菲
安南答道。
这说法似乎有些肆无忌惮,然而银爵士正是喜欢这种说法。如同他当时赠予安南的礼物,就叫做【银爵士的偏爱】。
被安南的说法逗的哈哈大笑,银爵士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我就是对你有着偏爱。我可是交易之神……对某物有所偏爱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如同昔日我偏爱银,因而选定银币为第一等价物。而如今我同样偏爱你,就如同我偏爱银一般。”
银爵士毫不遮掩的说道:“并不只是因为你是天车。而是因为你有着远超凡物、不可言喻的‘价值’。
“——那是比这世界上任何个体,都更为宝贵的价值。”
“……我的价值?”
我欲成霸
安南有些困惑。
指的是自己能够从梦界彼端召唤来玩家吗?
还是说,因为自己将会继承天车之道、重启神明时代?
但对此银爵士却只是微微一笑,没有做出解释。
祂转而开口,继续说回【第四史论】:“除此之外,第四史论还有第二个约束。【历史一旦被写下,就无法被终止】。它在被使用之后,就会进入到‘第四重历史’中。
“必须要它所写下的历史被完成,【第四史论】才会重现于世……这也就是为什么,卡芙妮的父亲、爷爷都没有掌握这一伟大级咒物,因为腓力也尚未得到它。
“——那都是因为腓力尚未诞生并成年。腓力‘前世’的记忆,也正是在他成年的那一天才觉醒的。他担心如果‘第四史论’恢复的太早,就可能会被抢走,所以专门将它安置到了未来的某个时间线中。
“但他同时又担心,如果将第四史论回到自己手中的未来安排的太远,他又可能会等不到那个时候而死。他必须及时得到这份力量,来改写不利于自己的未来。
“因为第四史论每次使用时,必须明确写下【某年某月某人发生了什么事】。所以腓力需要一个锚点……这就是为什么,他会将自己安排到小亨利的第四个孩子。
“因为小亨利作为杯中儿,他的寿命是可以被固定的。也就是说——有迹可循。它是静态的,而非是动态的。
“腓力重新掌握【第四史论】的那一天,就是小亨利寿命用尽而死的那一天。
“而当年,给还在杯中的小亨利确定寿命的人……”
银爵士微笑着,说出一个残忍的事实:“就是如今腓力的‘前世’。”
亲自锁死自己来世亲生父亲的寿命。
完全将“杯中儿”作为一个工具。
仅仅只是为了让自己能有一个可确定的“重新获得力量”的时间线。
“他将自己作为第四子,也正是为了让自己到时候不会太老。因为这就是第四史论的第三个、也是最为严苛的约束……因为第四史论违逆了整个时间线,所以必须受到反噬。‘每次使用第四史论的人,都必须要比上一次的使用者更加年轻’。”
听到这个说法,一屋子的人全部愣住了。
“那岂不是说……”
萨尔瓦托雷试探性的问道:“它有着最大的使用次数?”
“不止如此。”
亚历山大沉声道:“而且一个人一辈子只能使用一次,如果想要用它延续寿命的话,那么它无法用来清除自己的敌人。而上一世的腓力殿下使用了这份力量用来重生,他这一世恐怕依然还想要这么用。”
“……那么,为什么腓力不干脆写下,他将来会成为新王的未来呢?”
安南敏锐的察觉到了最为异常的地方:“他完全可以写下,在‘亨利六世死去的那一年,腓力继承王位’。这不过只是晚上几个月而已。”
“这就是最讽刺的了,”银爵士笑眯眯的说道,“因为他单纯的【忘记了】这种可能……或者说,他没有那个脑子。”
安南非常确定。
——银爵士脸上的笑容,绝对是嘲讽的笑容。这恐怕就是银爵士为什么不阻止他的原因。
“第四史论,当然有四条诅咒。这就是‘不存在的’、也无法被记住的第四条了……每次翻开【第四史论】的瞬间,就会遗失自己四分之一的记忆、智慧、灵魂与欲望作为代价,”银爵士缓缓说道,“而这……并非是他第一次使用这个咒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