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玄幻小說 我穿成了小說昏君大反派 起點-第五百九十章 人間絕色看書

我穿成了小說昏君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穿成了小說昏君大反派我穿成了小说昏君大反派
这话说的倒是让小尘子一时语塞。
沉默了许久,才悄声说了这么一句。
“陛下,皇上今日宣您侍寝。”
屋里陷入了一副诡异的沉默之中。
别说是小尘子愣了,就连屋中的众多丫鬟太监或者说站在一旁梳理头发的苏卿语都看了这小尘子一眼,脸色都变了。
万界最强保险公司
“所以皇后娘娘…您洗完澡之后,请吧。”
好家伙那苏卿语感激涕零,这话说完了之后那眼眶可都红了,像是压根就没料到这种情况的发生。
“好好好。”
随后就跑去内殿,顺势让他们准备浴桶开始泡澡。
而另一边的右派王见这已经暂时停了雨的天气,开始百无聊赖的出来溜达,也不能说是出来溜达,更多的就是打探一番敌情。
顺便出来喘口气。
感觉这宫中的气氛有点压抑,不知道是不是她过来的缘故,反正深觉的确是感觉喘不上气。
“一,你看那边!”
那个被唤为一的人看了眼这王上指的一边,只是看到了一团雾色,也是因为这大晚上的看不清路,再加上一的视力确实也不怎么好。
所以看不清路也是…挺正常的哈。
“哦本王忘了你眼神不好。”
“看那红衣服的,真就飘渺似仙,怎么会有如此绝色美人!”
一听见美人二字之后才掏出口袋里配备的眼镜开始费力的往那边看,一见这脸果然是美人,顺势还窒息了一段时间,莫名的出了两句赞叹。
“好美!”
右派王收回眼神,看到她走的那个方向也就大致有点谱了,再说了这旁边跟着的貌似还是之前跟着赵信的那个太监。
“别看了,人家是去皇帝寝宫的,哈喇子都流出来了。”
此时的一还沉浸在人间绝色这四个字的冲击之中无法自拔。
“醒醒了!”
小尘子这才醒悟,还擦了擦脸上那若有若无的雨水,这抬头一看发现他是正站在这大树底下,滴滴答答的雨滴好家伙都顺着树滴他脸上了。
“王上怎么了。”
“别做梦了,回偏殿睡觉。”
“王上你不是说得去…”
探明虚实这四个字还没说完,这直接就被那王上给瞪了一眼,顺势右派王还从手中掏出了一样东西直接塞外这一的嘴里。
差点没让他呛死。
“占着嘴还这么多的话,赵信本王派人把你的嘴一点点的封上!”
对面猛的摇头,谁也不知道这王上是不是某天真的发疯然后这么做…这可不是啥好事儿啊,这万一把嘴封了以后可就没这么多的好吃的了。
“那就闭嘴。”
右派王往回溜达却顺势看到了一个亭子,便进去坐了坐,没想到凑近点一看却发现这亭子不是空旷的,而是另有其人在里面。
而看这面色大概也是困的直接从这儿睡着了,再看这穿衣打扮也算是个有钱的主顾,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儿睡觉。
“王上,您这是要干什么!王上你把他放下,您这是要干什么啊哎呦喂!”
这不,就在这一阵阵的声音中,这右派王就把那人扛起来了放在肩膀上开始往自己的偏殿走。
“陛下咱不用这么的平易近人!”
“不,我只是不想让这人睡在外面仅此而已,再者说了这外面的…世风日下真的不会冷死吗。”
…这外面又不是什么天寒地冻,何来冷死这一说,陛下果然是平易近人。
谁也不知道此时的他在想什么,可能是想到了之前的生活,又或者是想到了之前没做皇帝之前跟着母亲混的那段时光。
就现如今他做了右派的皇帝,时不时的就会有人拿他的母亲说事,说什么母亲品行不端儿子也是一样。
也算是让人觉得嘲讽。
而这遥远的路程终于由这几位慢慢的走到了。
本身这路上就滑,再加上苏卿语刚才还哭了这么一大会儿更是身上就没什么力气,哭哭啼啼的像什么!
再者说了…算了他只是个太监,他没话说。
“怎么了尘公公?”
“没事,您进去的时候千万别让皇帝看到您哭肿的眼睛,不然我怕这陛下…”
本只是一副好心的劝告,而这苏卿语的确也是点了点头,至于后续的发展谁又知道呢。万一这点着烛火不是一察觉就能查觉得到吗。
又怎么能遮掩住自己的面容?
“好。”
她就这么进去了,随后这外套什么的由小丫鬟亲手摘下,旁边的女官也没做什么,也只是轻飘飘的看了一眼,也没动手摸摸这皇后。
毕竟这可是皇后,不是普普通通的妃子。
再者说了皇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若是真把这个柔弱的皇后惹急了还不知道还会出现什么样子的光景…
“陛下。”
大门关上,赵信坐在这旁边的小桌子上写着东西,也是一丝不苟。
说实在的他早就察觉到了这苏卿语的来临,但是他并不着急,也只是刚才用耳朵探查了一番这外面的情况。
这皇后为什么把眼睛哭肿了?
这话若是问出来绝对得让苏卿语哭一大会。
赵信也有点数,所以也没问,至于这哭…就哭着吧,没到关键时候他也不愿意听这苏卿语在旁边哭哭啼啼。
很烦啊!
这特么的当林黛玉呢。
而苏卿语见皇帝写书的样子也逐渐沉迷了下去,就站在旁边看着这皇帝一丝不苟的面庞,甚至时不时的还笑一笑。
突然,这皇帝阴沉的的脸色直接把苏卿语从这美好的幻想中吓得醒来了。
“话说皇后来了就在这儿看着朕写东西,怎么不叫朕?”
皇后能说是欣赏皇帝的美色耽误了吗…
别说是叫他,如果他在那儿写一会儿她再看一会儿也满足啊。
不得不说皮囊好的确哪儿都好。
主要是这皇帝也是吸引人的,这不直接就把她吸引过去了。看这长相这面容真就让人自叹不如。
“陛下,臣妾都是被您吸引过去无法自拔了。”
拍了好一个马屁。
“不至于,但现如今都来了…侍寝?”
这个问句问的也是大有灵魂。
只见这苏卿语羞涩一般的点点头,他站起身就像是拎小鸡崽子一样提起苏卿语扔在那床上。
不得不说这床还是有点硬,就这么一扔撞在床上苏卿语还是嘶的叫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