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 玄渾道章 誤道者-第三百六十一章 仰承吞清玉閲讀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天夏对上宸天发动猛攻之际,张御尽管身在万曜大阵之中,可对那里的局势也是着重关注的。
毕竟他所在之大阵也是整盘棋局上的一角,还是较为关键的一角,是没法脱离出去大势的。
通过训天道章,他自是能准确知悉此刻另一端正在发生的一切。在得知上宸天已然放弃大阵,退缩到了青灵天枝最深处,便知那里战局当是大致稳固了。
若是没有上层大能插手,或者别的什么后手,上宸天只靠自身,应当是没什么能力再反转大局了。
他此刻往虚空通道那处望有片刻。上宸天如此景象,寰阳、神昭两派只要不放弃入世,就不会没动静,自己这里也当再加快一些了。
此前他与陈、虞两人斗战过后,对于两人的神通变化也是琢磨过了一番,结论就是唯得利用好镇道之宝,才能够与随后到来的敌手对抗。
他虽以目印看到了清穹之气的各种变化玄机,可他并没有去琢磨怎么解化运用,而是在思索用何办法承接更多清穹之气,设法并以数量来压制变化。
这也符合他一贯的斗战理念,变化不足,那就以力量来补。
他并不是不看重变化,也认为这是修士斗战中较为重要的一环,可他的功行心力可以依靠各种条件赶上前人,变化这东西却是需要依靠长年累月的经验积累的,在这方面他怎么样都是比不过那些修持长远的修道人的。
但是怎么接引清穹之气却是关键。他还记得,廷上诸位玄廷把清穹之气渡来时,他开始还能指引去处,到后来便只能随波逐流。
清穹之气一旦超越了自身承受极限,自便是无法驾驭的,那要了过来也没有用,故是必须自己有更多的承载之力。
照理说心力越多,可得承载便越多,可他的心力在短时内没可能再做较大的提升了,故需从别的地方来想办法。
自回阵之后他便一直在思量此事,到现在已是有了一些较为清晰的思路了。
他自己是无法久承这等力量,可又何必一定要做到这一点呢?毕竟这本就是外来的力量,他不必要做到完全驾驭。
便若方才承受诸廷执送来的清穹之气一般,待接引过来后,再于一瞬间运使出去,也一样可以达到攻袭敌手的目的。
他有命印在身,足以承受更多更为庞大的力量。
思路是如此,不过在之上细节还有待商榷。
清穹之气是你能承担多少才能接引多少过来。这就像水池蓄水,水池本身之宽广决定了你所能承受的上限。
在对阵虞清蓉中他能拥有更多,那纯粹是因为玄廷诸廷执在不停渡送过来,源头上并非是他主动的。
这个问题不解决后面的事自也无从说起。
不过他不止是持有命印,还同样持有言印,后者方才是他的根本,若是以言印引动清穹之气,因为此印依托大道,那么一瞬间可得牵动过来的力量当远胜于自身之本来。
可若无有足够支撑,便是引来也无用,瞬间就当散去,可他此刻却能以命印来作为支撑传递,并在刹那间将此宣泄而去,便可以达成目的。
这等若就是微小之力撬动绝大力量。
此中之法看着简单,但以言印相牵,以命印为承,并再加上此前目印观看到的玄机化用,可以说他自身所掌握的大道之印都是用了上了,缺有一个都无可能做到。
他思考了一下,虽然思路有了,可也只是完成了推演,能否做到,还需要加以印证。
所幸现在还有时间做此事,他一挥袖,先是封闭隔绝了周外的阵势,而后屏息凝神,过了一会儿,口中便道了一声宏大道音。
万曜大阵之中十二名玄尊此时露出了些许讶异之色,因为感觉有许多清穹之气正往主阵那里涌入进去,想到可能是张御正在加紧布置什么,也便释然了,各自按照关照谨守阵势。
仙疆魔域 廉红文
此刻上宸天内,赢冲等人在完全撤走之后,阵中纵然还有一些零星的抵抗,可已是无有太大意义了,此辈很快就被收拾干净。
大多数上宸天元神修士都是战殁当场,唯有两人在阵坛被攻破那一刻就表示愿意投顺天夏。
天夏也没有过于为难他们,将这二人先行拘押起来,准备待彻底铲定上宸天后再一并做处断。
而擎空天原上大批大批的上宸天弟子都是放弃了抵抗。这些人除了本来负责镇守大阵的,还有分散在各个空域之中的弟子,当主天域上层修士将他们甩掉之后,他们无处可去,也只能向天夏乞降。
短短半天之内,上宸天近乎整个门派都是投降了天夏。天夏从不胡乱屠戮,所以没拿这些弟子怎么样,都是将这些人转挪了出去,也是准备事后再做安排。
其实天夏更为重视的是那些上宸天治下的生民。这些人许多本来祖上就是神夏之民,只是被上宸天圈划为人种,上宸天大多数中下层修士都是自此而来,这些人数目着实不少,无疑可以用来壮大天夏的人口。
值得一说的是,上宸天也不是没有忠于山门,死命抵抗到底之人,不过仅靠着他们自身自是掀不起什么浪花,都是很快平定了。
而在这段时间之内,天夏已是将上宸天所有的在外阵坛全数占住,到了这一刻,也意味着上宸天的山门大阵完全被瓦解了。
尤道人看着这一切,心里感叹不已,没想到在自己一生主阵之中,居然攻破了一个有镇道之宝镇守的宗派。
此刻他心神之中隐隐然感觉触动了什么,不过他压了下去,没有继续深入,因为现在不是时候。
到此一步,还不算得竟全功。
他望着前方那一根巍峨庞大,贯穿万空的天枝,神情不免又严肃起来,上宸天还有孤阳子三人存在,上宸天诸长老亦是不见了影踪,此辈应该都是退到枝干之中某一处空壁之中躲藏起来了。
这些人不除,就不能说上宸天被平灭了。
林廷执此刻来至尤道人身边,道:“尤道友,上宸天诸修退去了那天枝之内,不知道友可还有什么建言?”
尤道人想了想,道:“虽然山门大阵已破,上宸天已是失了屏藩,可有镇道之宝的宗派,山门大阵也只是寄附罢了,镇道之宝方才是根本。
要攻破此处,也没有什么花巧可言,唯有同样以镇道之宝攻伐了。这里想必诸位廷执自有见解,也就用不着尤某多言了。”
林廷执点了点头,这里他也有判断,在此多问一句,是为确保上宸天在阵机之上不会再有反复。他道:“那以尤道友之见,此辈可能会躲藏在哪里?”
尤道人十分肯定道:“绝然是在主干某处,也唯有那里才最是坚固,也能利用这里的生机做最后之顽抗。”
林廷执嗯了一声,又打一个稽首,道:“此间还需劳动道友看顾。”
俘虏冷血公主
尤道人连忙还礼应下。
天夏这边的推进举动一直不曾停下,不断有阵盘自清穹云海那一处边过开,将大阵填补完善。
林廷执与他别过后,飘身回了悬天道宫之中,他先与首座道人及诸廷执见过礼,而后道:“首执,已能确认,余下上宸天修道人,包括孤阳子三人俱是躲入了那天枝主干之内。”
这时那殿中靠前台座之上忽有光芒一闪,众人看了过去,见是武倾墟的化影出现在了那里,其人沉声道:“已是问过了那两名投顺之人,从他们话来看,此辈避去之地,当就是上宸天正殿虹殿,与林廷执说得一般,确然位于天枝主干之内。”
顿了下,他又道:“这两人交代,那外间寄托大阵的枝节本是可截断的,只不过最后未曾做此事。”
韦廷执道:“哦?这么说,若是此辈此前截断枝节,或还能给我等带来不少麻烦了?”
林廷执道:“说是这般说,可实际难以做到,因为镇道之宝非是他们之物,他们不过只是执掌之人罢了,又岂敢损折太多?”
玉素道人冷笑道:“关键时刻处处顾忌,不敢决断,合该此辈败亡。”
这时殿中光影一闪,陈廷执化影也是出现在了座上,他看了看众人,沉声道:“此战还不到高枕无忧之时,上宸天被逼至此,其必会向寰阳、神昭两派求援,当快些将此辈杀灭,才算了局。”
众廷执都是点头。
只是此前积蓄的清穹之气到如今差不多已是用尽了,这便需要重做积蓄,才能够一口气撞开对面坚壁,这里还需要一定时间。
竺廷执道:“寰阳、神昭两派要想入世,就不会坐观上宸天覆亡,他们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冲破阻碍,竺某以为,当是向张守正那里提醒一声。”
风道人对此十分赞同,他站起打一个稽首,道:“首执,诸位,张守正那里若是突破,我们这里也难以安稳守持,眼下上宸天被逼得不能动弹,我等或许也当分拨一部分力量去相助张守正,加固阵势,以阻敌锋芒。”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