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討論-第一三九五章,新年伊始,女婿上門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小說推薦異常生物收容系統异常生物收容系统
2月,年关。
秦昆开着车,副驾是杜清寒,后座坐着秦雪和邹井犴。
整整一年的忙碌,秦昆觉得这一年没有消停过。
去年从被白屠装进网里开始,回来时去了龙门会,在南海龙眼挡住了三仙海国归来的老鬼,又进了卡特用因果线写的小说里,学会了逍遥阵的时候,解决了一些琐碎的事,最后甚至连白屠都摆平了。
一年到头,数次奔波,有惊有险有迷茫有领悟,最终还是平安无事,况且让人惊喜的是,多了一个儿子。
想想乱糟糟的一年,秦昆又觉得很庆幸。
多大的考验,终究是一步步走过来了。
而且自己也感受到在成长,从热血青年渐渐变得稳重后,心情也平和了许多。
世界上没有任何鸡汤能让人心情平静,唯有底气。在接连几次放倒了那些强大的对手后,秦昆觉得此言不虚。
大年30,秦雪公司放假,听说老板徐法承几天前就翘班回山,她们几个负责人下午才和邹井犴一起从魔都飞回临江。于是四人开着车,拉着年货,开开心心的返回。
妹夫今年第一次上门过年,秦昆还是比较欢迎的。
“小邹,按理说,应该让秦雪跟你回去的。”
秦昆这方面还是比较传统的人,虽然舍不得妹妹,但邹井犴跟着秦雪回来过年,着实不合礼数。
帝魂 邪心未泯
秦雪扁着嘴:“哥!小邹是疼我。”
“那你更不能让他为难。”秦昆教育着秦雪,于情于理,按秦昆的想法都是妹妹得先去男方家里的。
秦雪这方面不怎么懂事,从小被保护的姑娘基本如此,父母也舍不得教育她。。最重要的就是她这方面不开窍,秦昆之前觉得妹妹和邹井犴在一起是委屈妹妹了,毕竟秦雪缺点再多,也是单纯善良的女孩。现在看起来,邹井犴倒是合格的妹夫。
邹井犴连忙道:“昆哥,我家里冷清,小时候吃百家饭长大的,师父师母过世后,也就没几个亲人了,九野……咳,五巍山摊子散了后,其他同道也四散各处。与其小雪跟着我冷冷清清的过个年,还不如我陪她回来热闹一下。”
秦昆点点头,秦雪好奇道:“五巍山是哪?你说的同道是谁?”
“哦,五巍山就在盲牙山寨子旁边,咱们还去过。至于同道嘛……都是山民,侍奉一个山神,这是我们那的习俗,所以叫同道。”邹井犴一本正经的解释。
秦雪恍然大悟。
注意力移开后,秦昆也不关心什么五巍山了,目光开始看向这辆车的内饰。
“对了哥……”秦雪摸着真皮座椅,看着这辆车好奇道,“你又买新车了?”
“二手车,你李崇哥送的。”秦昆回道。
“哇……这车也不便宜吧……”
秦雪去过温泉山庄,李崇就是三哥秦亮的大老板,绰号‘李山王’,看来哥哥真的混得不错,车都有人送了。
“代步工具而已,没你杜姐姐的摩托骑着自在。”
秦昆微微一笑。
樊三的故事 公子樊三
从省道一路来到阴川县,再从县城回到老庙镇时,老庙街的街坊邻居又炸了锅。
“呀,昆子今年排场又换了!”
“BMW,别摸我!这车不便宜吧?”
“秦满贵,你儿子闺女回来了!还带了俩!”
彩票站李叔大吼着,全街道的注意力都挪了过来。
周围的街坊惊羡有之,羡慕有之,嫉妒有之。你说老秦家积了多少德,这小时候看起来混不吝的大儿子,长大怎么就突然出息了呢?
有些见识不错的街坊一本正经地点评着。
“昆子是混出头了,但没前几年的光鲜了……你们看,几年前开了一辆奔驰大G,第二年换了匹马,去年马都没见到,今年换了辆老款7系,应该是二手,这车的价钱和大G比起来差了太多。听说是昆子做生意赔了,不过今年看来要东山再起啊……”
不论周围街坊再怎么点评,大多数人只认识车标的。
再二手也是BMW,这条街道有几辆BMW的?
新厂长的儿子座驾也不过如此吧。
一路开到家门口,早就等在这的张春雪满脸堆笑:“小邹来啦!”
“阿姨,这是我和小雪在魔都买的衣服和礼物,我也不知道你们喜欢什么……就擅自做主了。”
“哎呦,来就来嘛,买什么东西!”张春雪表面上不满意,但在街坊们羡慕的眼光下还是极其受用的。
“伍超他妈,你瞅瞅,这孩子也太懂事了,我都没准备几个菜……”
邻居伍超的母亲不吝赞美道:“那是你们家小雪有福气!这是小邹吧?听我家伍超说,在魔都还和你们吃过饭呢。”
“哦?”邹井犴一想,还真有这么回事。
“阿姨,小伍回来了吗?”
“学校放学早,早回来了!今天去县城和同学聚会了,晚上才回来。”
“听说他保研了,恭喜阿姨啊。”
伍超妈妈掩着嘴,乐不可支:“谢谢谢谢,以后还得靠你们多多照顾!快回吧~”
邹井犴成为准女婿后,头次受到街坊邻居检阅,给秦家涨了不少脸,秦昆停好车下车,对着中年妇女调侃道:“婶子,你伍超上中学时怕被欺负,还打着我名号呢,怎么不谢我啊?”
妇女白了秦昆一眼:“土匪!当年你带着我家超超去录像厅看古惑仔,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秦昆扁着嘴,什么人啊这是。
你家伍超小时候就跟我屁股后面,甩都甩不走,录像厅的票钱都是我给的,我还没管你家要呢。
告别了街坊,进了院子。
杜清寒自来熟,进了厨房帮忙,张春雪也不敢惹这张棺材脸……儿媳妇还是很勤快的,就是表情太严肃了点,她这个婆婆气场完全镇不住对方,只能数落起秦雪来:“跟你嫂子好好学学!以后别亏待小邹了!”
秦雪撒娇道:“妈……小邹他可不像我哥那样难伺候……”
张春雪气的抽了秦雪两下:“不省心就算了,还不会说话!你哥也就从小匪了点,什么时候用我和你爸操心过?”
秦雪被打发进了厨房,客厅里,秦满贵抱着孙子,瞟了秦昆和邹井犴一眼:“回来了。”
秦昆两手空空,躺到沙发上:“回来咯,地位没女婿高咯。瞅瞅我妈,今年都不跟我打招呼,真是的……”
秦满贵抓起靠枕砸了过去,被秦昆一把抓住,垫在头下。
“当舅哥的,说的什么话!你妈不得关照一下小邹?”
秦满贵大声呵斥,秦小汪爬了过来,捏着秦昆的脸玩了起来。
邹井犴见到这父子俩斗嘴,害怕愈演愈烈,连忙搬了一箱酒,几条烟:“叔叔,这些是大哥买的,这些是我从寨子里拿的。秦雪本来不让我送……但这是我们寨子特制的水烟,您可以试试。”
秦昆道:“对,试试,和农村灶底下吹火筒似的。”
小汪咯咯直笑,秦满贵啐了秦昆一口,转头道:“小邹,别搭理这人。”
邹井犴微微一笑。
秦昆平时可不这样。邹井犴情商可不低,自己第一次来秦家,太被捧着,不好融入家庭氛围,反而被秦昆怼两句,更能引起秦家父母的同情,他是感激秦昆的。
这态度,已经代表接受认可了。
“叔叔,大哥对我不错的。”
“那你是不了解,这土匪是对人不错,但作风霸道惯了,从小交朋友都是打一顿再拉入伙,10岁前,秦家村孩子都拧成一股绳,就是被这土匪一路打出来的。你还没被打过,他可能暂时接受不了你。”秦满贵语重心长,看着小邹身板差了些,还隐隐有些担忧。
邹井犴小心肝一跳,叔,知子莫若父啊!他真打过我啊!而且当年派了三只大鬼过来毒打的我啊!
秦昆拎着秦小汪一条腿,带孩子在玩杂技,顺带对父亲道:“你别乱说,岳父和女婿有相处的方式,舅哥和妹夫也有相处的方式,你不懂就少指手画脚的。”
“我不懂?我指手画脚?”秦满贵声音高了八度,“我没当过妹夫咋的?你大舅二舅当年对我可没好脸色,我这是见了小邹心里同情!”
秦昆还没想到这茬,你当年是受了多大委屈啊。大舅二舅俩卖豆腐的,脾气也不差吧?我怎么没见他们敢对我摆谱。
他无语道:“行,你都懂,我算是看出来了,儿子也不亲了……世道变咯……”
秦满贵盯着秦昆,又气不过,将他锤了几下,看到秦昆毫发无损,只能放弃暴力教育:“把我孙子放下来!摔了怎么办?”
三小小闯江湖 翔神
“摔?他这体格,比我小时候也差不了太多了!”秦昆把儿子抛起,秦小汪朝着秦满贵飞去,落下时紧紧抓住秦满贵衣领,乐不可支,一点也不害怕。秦满贵则吓出一身冷汗。
“别跟你爸玩,来跟爷爷看动画片!”
秦满贵领着孙子看起了电视,邹井犴则借口有工作,进了秦雪屋子。
秦昆一个人从沙发坐起,无聊地跟到了屋子。
屋子里,家具摆放还和以前一样,父母基本没动过,秦昆回忆当年,这间屋子最初还是自己的,是家里最舒服的一间,不仅安静,光线也好。走入社会后,屋子就留给秦雪学习,墙上还有自己小时候贴的樱木花道和秦雪贴的美少女战士,都已经褪了色,但还留在柜子上。
“干什么呢?”
一个旧柜子前,秦昆照着镜子,拨弄着头发问道。
邹井犴回道:“做功课。”
屋子里,秦雪以前是书桌上,桌布一样的星图铺开,秦昆瞟去,漫天星宿罗列整齐,分为九块。
“星罗九野?”秦昆眉头一挑。
邹井犴笑道:“昆哥听过?”
“听过一些。”
“廖师姐说的?”
秦昆一滞,白了他一眼:“别瞎说,我和廖心狐那是交易。后来没怎么联系过。”
邹井犴道:“九野五巍重新建立了,听说钱财来源你那里,茅山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是看了你的面子。”
“她借我大旗?”
“也不算,毕竟五巍山也乃杨慎故地家乡,虽然现在还是散人居多,不过比以前的孤魂野鬼们,也有了归宿。”
“哦?新的五巍山门立在哪?”
“老地方,乱禅寺不远。”
五巍山终究还是建立了,这也好,三山、三寺、三观格局没有被打破,各地出了鬼事也省心。
他们现在缺钱,但终究还是不在乎钱的。
比沿海小宗门可靠一些。
“他们没请你回去吗?”再怎么说,邹井犴也算九野五巍最有潜力的苗子。
“廖师姐他们请了我,不过我已入世。虽然加入了他们,但不会回去。”
九野五巍,同宗同源,同气连枝,虽然门徒四散,但心还是没散的。
秦昆点了点头:“我看你本事都在爪子上,之前见到廖心狐、罗参猿、张牛牛他们,似乎也有此类本事。但你们不是九野二十八宿吗,怎么都把功夫放在手上?”
邹井犴一笑:“我们都信奉盘瓠神,而盘瓠神乃龙犬,本事自然在爪子上了。不过这都是基础,至于其他本事,还是有的。”
秦昆恍然大悟。
自己手上的本事也不错,这番发问就是想看看有什么能教给妹夫的,现在看来妹夫的本事是一脉相传,自己就无须操心了。
“行,你先做功课,晚上喝几杯。”
大年三十,小镇热闹。
天色入夜后,街上小孩开始了一年一度的狂欢。
这一天,孩子们怎么撒泼,大人都是很少管的,除旧迎新最后一天,家庭氛围和和气气,新的一年才会甜甜美美。
外面在闹,屋里也在闹。
秦小汪要出去玩,被秦满贵制止。
孩子摇着杜清寒胳膊央求:“姨娘……待在屋里太闷了!”
秦小汪可怜巴巴,杜清寒看了看一家人的脸色,然后茫然对秦小汪道:“嫌闷的话……那一会吃完饭你把碗洗了?”
瞬间,周围鸦雀无声。
秦昆喝着酒,噗嗤一声喷了出来。
秦小汪满脸绝望,秦满贵和张春雪夹菜的手僵住,秦雪没心没肺大笑起来,邹井犴也不禁莞尔。
杜清寒似乎觉得气氛不太对,狐疑地看向秦昆。秦昆没有表他,她有些慌乱,强装镇定后,小心翼翼对着秦小汪道:“不、不够吗?要不……把你爸的车也洗了?”
秦小汪从沙发上滑了下去,瘫坐在地。秦雪笑的肚子疼,看着嘴巴微张的二老道:“嫂子平时说话就是这样……她无心的。”
秦满贵和张春雪倒是讪讪一笑,孩子不是她的,但小汪说她对小汪特别好,二老也觉得杜清寒人不错,只是看来真的有点呆了。
家里有矿的人都是这样吗?
孩子不闹了后,秦昆顺口拐了话题:“干嘛不让他出去玩?”
秦满贵老两口才郁闷道:“前段时间,街坊老孟的孙子、老高的孙子都被他打了,这小子太匪了!”
秦昆点了点头:打人是不应该。
秦昆也没急着生气,而是耐心地问向孩子:“你打他们干什么?”
秦小汪揉着鼻子:“那几个哥哥让我扮怪兽,他们扮奥特曼,我们在战斗呢!只不过他们输了。”
“哦~”秦昆恍然大悟,“爸你也听见了,奥特曼没打过小怪兽,不应该责备怪兽吧?”
“你……什么歪理邪说!”秦满贵噎住。
秦昆将儿子拎住领子放沙发上:“行了,好好吃饭,吃完饭让你姑父带你出去玩。”
秦小汪眼睛一亮:“真的?”
“那还有假!快给你姑父敬酒!”
团圆饭,吃到最后,秦满贵喝倒了,今天实在太开心,这就是团圆啊!
邹井犴喝倒了,头一次陪老丈人,老丈人没放杯子,他自当奉陪到底。他酒量原本不错,可加上舅哥、侄子轮番轰炸,还有破例喝了酒的杜清寒,彻底断片。其实秦雪酒量也不错,替邹井犴挡了不少杯,但还是没招架住,谁能知道嫂子是海量啊……
三个大老爷们里,秦昆喝的也不少,不过随着修炼愈发精纯后,却没什么醉意。
醉是神经麻痹,说白了就是大脑指令无法正常下达,自己对身体的控制早就迈过那个阶段了,他看着两个醉鬼,夹起盘子里最后一块皮蛋,喂入口中。
“妈,上饺子。”
“啊?”
“啊什么啊,我和杜清寒还没顾得上吃呢。”
没顾得上吃?刚刚那三盘饺子喂到狗肚子里去了?
“别……别吃撑了,明天还得早起回老家呢。”
“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