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ptt-1306 老頭相伴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大唐腾飞之路
“侬那汉子,农噶揍搜呢?”
就在萧寒思维一跃千里,而身边众人的心思又全放在这方小庙上的时候,谁也没有想到,一个突兀的声音,竟陡然在他们背后响起!
“谁!干什么的!”
这次,王五反应最快!几乎在听到声音的同时,他就“嗖”的跳将起来,下意识就要抽刀!
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愛下-1306 老頭相伴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ptt-1306 老頭推薦
“啊,哎呦!”
众人身后,一个约摸六七十岁的老汉见王五这番模样,当即惊呼一声,身形连连后退,然后一屁股,重重的坐在地上,疼的他一张老脸都扭曲了。
“嗯?怎么是个老头?”
刀子已经抽出半截的王五这时方才发觉:对方并不是什么刺客,只是一个干瘦的老者,一时间,刀子也拔不出来了,整个人都傻站在那里,不知该不该先把老头给拉起来。
“喂!你们在干什么!仗着人多,欺负我们石家村的人是吧!”
不过,不用王五纠结多久,不远处,有几个朝这里跑来的年轻后生,同样也看到这一幕!当老头跌倒的时候,这几人就已经急了眼!捡起地头上的石头土块,操着带有浓重乡音的唐话就冲了过来!
“哎,最近怎么去哪麻烦就跟到哪?”
甲一看着冲来的三四个青年,无奈的叹了口气。
不过,虽然他知道多半是误会了,但这种情况,哪容得再心平气和的上前解释?他只得先把保护萧寒放在首位,于是手中的刀兵弓`弩全亮了出来,想先吓住这些小年轻,至于其他的,过后再谈。
甲一的决定是对的,眼看这群外乡人动了刀子,那些气势冲冲的年轻人顿时就焉了,一个个在三丈开外就停住了脚步,不敢上前,只敢恶狠狠的盯着甲一他们。
“哎呦,快扶我一把喽!”
两边隔着老远互相瞪眼,反倒中间地上的老汉没人管了,可怜老头自己爬了几下也没起来,只能捂着腰眼,无力的**一声,等人来扶他。
哎,这也真是无妄之灾!
本来,自己在家好好待着,偏偏听村里人报信,说村子外来了一群人,正在他的地头鬼鬼祟祟,好像还挽起了裤腿,像是要偷他家的鱼鱼!
一听这话,向来就把这些稻花鱼当宝贝的老汉当即就炸毛了!
儿子去城里没回来,就让留在家里的孙子去喊人,他自己则抄起锄头抢先冲了过来。
不料,等他气喘吁吁的跑来这里一看,地里好好的,连个脚印都没有,压根就没人偷鱼!
围着水田转了一圈,老汉又往这一看,发现这群人全围着土地庙不知在干嘛。
他好奇之下,这才放下锄头,走过来问了一句,谁成想这些人竟然这么大的反应?不光他们吓了一跳,还把自己吓了一个屁股墩。
“阿爷!我扶你起来,不用怕,咱村里的人马上就到!”
一个脸上长着麻子的少年听到老头的**,小心的上前把老汉扶起,期间还不忘狠狠地瞪了王五一眼。
而在他对面,王五却是感觉自己被瞪得有些无辜。
他敢保证,刚刚绝对没碰着那个老头!两人中间还差那么大一块距离呢,你就算是碰瓷,也不带这么碰的吧?
“哎呦,慢点!”有了孙子的扶持,老汉总算是微微颤颤的站了起来了,好在现在是冬天,穿的厚实,他除了有些腿软,再没别的伤处。
喘着粗气,站直身子,待老汉看清两边对峙的局势,心中一惊,连忙挥挥手:“放下,都放下!一场误会,刚刚是我自己没站稳,怨不得人家。”
“啊?”
听到老头这么一说,刚刚还怒气冲冲的几个青年顿时都愣了,顺带着举着的石头也慢慢松了下来。
他们刚刚隔得远,看的不甚清楚,还以为是王五推了老头一把,所以这才如此激动。
现在听老头说是他自己摔倒的,这份怒气自然就没处发了。
“咳咳,我们也收回武器。”
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txt-1306 老頭展示
看到这几个青年犹豫尴尬的模样,萧寒拍了拍甲一的肩膀,低声吩咐了一句。
精彩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愛下-1306 老頭展示
“喏!”
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起點-1306 老頭閲讀
甲一本来也不屑于对几个半大的孩子动刀动枪,闻言自是从善如流,刹那间,刀剑还鞘声响做一片。
等到所有的刀剑都收回,萧寒这才分开挡在前面的小东等人,上前施施然对老汉拱手道:“实在对不住,刚刚我们吓了您一跳,您没事吧?”
“没事,没事!庄稼人皮实的很!”
都说举拳难打笑脸人,那老汉本来见萧寒这些人的穿着打扮不俗,又随身带着兵刃,心中就怵了三分,只是碍于面子,不肯先道歉。
此时,见人家先出来道歉,他心中最后一丝怨气顿起也没了,连忙跟着回了一礼,然后吹胡子瞪眼的朝身边青年喝道:“你们还举着石头干嘛?不怕一会砸了脚?扔了!都给我扔了!”
“扔就扔,哼……”
被吼的几个青年撇撇嘴,不情不愿的扔掉手里的石头土块,同时心说:我们还不是怕你吃亏?现在倒好,反成了我们的不是了!等下次你被外人欺负,我看谁来救你!
不过,这些话他们只能在心里念叨念叨。
要是敢说出来,回家后,免不了被大人一顿收拾。
双方都没了武器,原本紧张的气氛顿时一松。
老汉长舒了一口气,拍拍屁股上的尘土,笑着朝刚刚说话的萧寒问道:“哎?听口音,客人不是这里人吧,您们刚才在这里是?”
萧寒摸了摸鼻子,不好说:我来这里拜一拜自己,虽然这是实话……
于是,只得打着哈哈道:“老丈好耳力,我们确实是途径的路人,刚在这里无意中发现有两座土地庙,我们都感到有些好奇,所以才过来看了看。”
“什么两座土地庙?”
老汉听萧寒说完先是一愣,紧接着哈哈一笑道:“客人说差了,一方水土养育一方土地,怎么会有两座土地庙?您说的那座,可不是土地爷爷,而是一位对咱百姓有大恩的大官!”
(注,唐朝时期对长辈的称呼是最混乱的,对爸爸可以称呼爷,耶,大人,甚至哥哥……因为太乱了,根本没办法还原,所以可乐就通通以后世的常知为准,所以就别说喊一句萧大人,就算认萧寒当爹了。)

lek2t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青島可樂-1296 夜話相伴-es14r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大唐腾飞之路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萌攻狩猎计划 欹孤小蛇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很巧,当萧寒的船只来到苏州的时候,差不多也是夜半时分。
炼阳
不过,又有些不巧,张继当初宿在船上时听到的钟声,萧寒却无缘得听。
兽性总裁潜规则 李小狼
有些失落的萧寒为此,还特地找来熟悉苏州的船老大,向他询问关千古名刹寒山寺的情况。
不想,那号称地域通的船老大听到萧寒的询问后,竟是一脸的茫然,直言没听说过还有一座叫做寒山寺的寺庙。
直到后来萧寒连说带比划,又把那极具代表性的钟声搬出来,那船老大才猛然醒悟,笑着对萧寒拱拱手道:
草根荣耀 寂静黎明
“哈哈,客官说的是妙利普明塔院吧!对!这附近是有这么一个寺院,就在城外五里左右,在寺院中,也确实有这么一口钟!
不过人家那钟,是早晨才敲的!晚上响的,只有鼓!晨钟暮鼓嘛,这是寺院的规矩,没听说过哪个寺院有夜里敲钟的,不怕吵醒周围的人家,让人把庙给拆了?”
“哦?晨钟暮鼓,原来还有这般讲究?”萧寒有些脸红,他之前光听说过这句成语,但是究竟何为晨钟暮鼓,却从未深究过。
“那是!”船老大对萧寒这个大客户很客气,闻言哈哈笑了两声,这才继续借着刚刚萧寒的问话,问道:”咦?客人以前没来过苏州城吧?那是从哪里知道这座妙利普明塔院?怎么又叫它寒山寺?”
“咳咳……我是从树上看的,可能是写书的人把名字记错了吧。”萧寒干咳了两声,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他刚刚猛然想起:寒山寺的名字,好像是因为那两个著名的和尚而来!而如今那两个和尚,估计还不知道在哪挂单云游四海吧?
网游之最强传说
船老大没发觉萧寒在诓他,闻言一脸羡慕的说道:“都说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果然如此。”
“哪里,哪里!我这不就把名字也弄错了么。”萧寒摇摇头,苦笑一声,然后又与那船老大客套几句,这才起身送他出了房间。
回到房间,中重新坐下。
看着桌子上那一豆烛火,再想着寒山,拾得二位高僧。
鴛鴦 刀
吾心,无心 无处飘的云
萧寒在这一刻,突然有种未来与过去,在此时重叠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奇妙!
让他原先还存在的丝丝睡意也瞬间消散不见,于是萧寒想了想,索性起身,一边低声念着二人的对话,一面向着甲板走去,想着看一看千年前的苏州故景。
只不过,萧寒没有想到,这么晚了,甲板上依然还有人。
在那盏气死风灯下面,一个俏丽的身影静静的立在那里,夜风吹动她的发丝,一眼看去,有种说不出的轻灵美感。
“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
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甲板中间,萧寒低着头,将这段流传千年的对话念完,这才突然发觉紫衣就在前面,当即大为尴尬!
话说,自从两人在船上发生那起误会后,紫衣这几天就一直若有若无的在躲着他。
而萧寒因为占了人家便宜,心中发虚,自然也不可能光明正大的找她。
所以,当两人在大夜里又突然遇上,萧寒心中的第一个想法不是花前月下,而是想着要不要避开?
“咳咳,怕什么!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踌躇几步,萧寒觉得此时退去,会更显得心虚,于是咬牙挤出一个微笑,装作很自然的样子,上前跟紫衣打着招呼:
“呵呵,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原来我以为只有我睡不着,没想到紫衣姑娘你也睡不着。”
这句话刚出口,萧寒立刻恨不得跳起来给自己一巴掌!
自己脑子宕机了?怎么能说出这句话?这句可是至尊宝调戏晶晶姑娘的话!
此时,此景,此话?自己这不是明着在调戏人家?
反应过来的萧寒赶紧心虚的朝左右看看。
还好,甲板上没有其他人在,这多少让萧寒松了口气。
“嗯?侯爷为什么睡不着?”
前面,紫衣听到声音,消瘦的肩头动了一下,然后缓缓转身,一双美丽的眼睛看向萧寒,目中似乎带着些幽怨。
“哈…哈哈,可能是白天睡多了吧……”
萧寒被这个眼神看着,心里更加没底,只能随口编出个理由应付着,只是他的那张脸,却已经从脖子,红到了耳朵根。
此时的他,哪还有一朝国侯的模样?整个就跟一位有贼心,没贼胆的小偷一样,要是紫衣再多说几句,他非得跳江里不成。
“咯咯……”
紫衣看出了萧寒的窘态,不禁“噗嗤”一笑,在这笑容下,似乎整片夜空都瞬间变得温和了起来。
“侯爷刚刚念得诗很有趣,不过怎么听,都像是一个出世之人的感悟,不像是您的诗啊?”
笑过之后,紫衣很自然的理了理鬓间的发丝,把话题从暧昧,引到萧寒刚刚念的诗句上。
“啊?哦!”
萧寒见紫衣不纠结那段至尊宝的名言,而是说到诗句上,脸上的窘态终于散去了一些,同时也在心里暗暗骂自己,人家一个女孩子都不怕,自己怕个什么劲?做不了禽兽,也不能连禽兽都不如吧?
“不错,你连这个都能听出来,果然厉害!”
自嘲的一笑,萧寒挺起胸膛,上前两步与紫衣站在一起,凭栏远望苏州城内的星星灯火。
不过两人此时虽然站在一起,却并没靠在一块,中间还留着一个人的空档。
望着城里的灯火,与天上的星辰相互辉映,彻底去了尴尬的萧寒长吸了一口气,慢慢的开口道:“这是两位高僧的对话,听起来很有道理,但是和你说的一样,它却不并适合我!我一直以为,等待的时间太久,做人应该只争朝夕!”
“等待时间太久么?”
紫衣侧过脑袋,深深地看了萧寒一眼,然后回过头,像是自言自语般说道:“是啊,应该朝夕与争,方才不负韶华。”

0bvee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大唐騰飛之路笔趣-1294 着火讀書-g62rk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
安抚了马帮主几句,从他那里得到自己想问的信息。
萧寒紧接着又让人去找了县尉,从已经蒙了厚厚一层灰尘的润州库房中,找到了当初南城的房产地契。
至此,南城产业的主人,已经彻底明了在萧寒的眼前!
不过,就在所有人以为萧寒掌握了这些,这就要行雷霆手段之时。
他却突的一收,宛若无事人一般,开始忙着雇佣客船,研究下一站的地点。
南城,似乎已经被他忘记了。
————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杀手的生存
站在甲板上,沐浴着夕阳,看那夕阳余晖将面前滚滚的河水染成血红一片,萧寒突然诗兴大发,当即摇头晃脑的吟诵一句!
然后,然后就忘词了……
“嘶,这诗后面是啥来着?小乔嫁给谁?咳咳,好像没嫁给我……”
迎着风,尴尬的站了半天,萧寒也没憋出下面的一句,反倒被吹来的冷风,把他的鼻涕泡都快冻出来了!
哎,都怪自己!
当初学这首诗的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美艳的姐妹花大乔和小乔,有美女可以歪歪,鬼还记得什么诗文?
星辰終照我 月落滿星塵
“咳咳,下一句嘛,等我再推敲推敲……”
绞尽脑汁,也想不起下一句,萧寒只能厚着脸皮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然后看都不敢看周围几人,转身一溜烟的往船舱里跑去。
不过,萧寒的担心似乎是有些多余。
在他身边的人除了紫衣,就没个正经文化人,偏偏紫衣还不在甲板上。
于是,那几个文盲看到终于不用陪着家主,在冷风里发什么鸟神经,可以回屋里暖和暖和时。
废后灵心 白衣染霜华
他们不光没取笑的意思,反而齐齐松了口气,也缩着脖子争先恐后的往船舱钻去。
唯有慢一拍的愣子一边看着江水,一边嘟嘟囔囔的念叨:大江东去?咱这明明是向南吧?侯爷是不是晕船忘了方向?
愣子的方向感没有错,他们此时,确实在向南。
就在在经历过人头事件过后,马老六专程从外地跑回来拜会过萧寒。
等风尘仆仆的马老六确定萧寒没有事后,这才大松了一口气,顺便又把这两天他的工作成果,跟萧寒交代了一下。
船,他已经找的差不多了!
人,也基本都定了下来!
接下来,只需要萧寒给出地点,这支巨型的船队,就可以从各处启航,向那里集结。
说完了这些,马老六还跟萧寒建议:运粮的事,一定要尽早安排好!当春天来临,冰雪消融,这些船就可以借着南风,一路北上,直抵关中。
無限之愛萌
否则,以运河由北至南的天然水流方向,一路上不知需要调动多少纤夫民壮,才能将这支船队送抵长安。
专业的事情,必须听从专业人的建议!
私人助理 芸鸟
诛灵人 古叶秋风
所以萧寒对于马老六的提议从善如流,当即收拾东西,乘船顺江南下。
————
“王管家,那人今日已经到了南浔。”
就在萧寒与小东一群人挤在船舱中抢着烤着火炉时,润州南城古宅内,一个黑衣劲服的汉子从门外倏然闪入,看到坐在屋里的老管家,连忙对他拱手施礼说道。
“哦?已经到了南浔了?呵呵,速度够快的!”
老管家听到声音,垂下的眼睑抬了抬,突然自得的笑了起来:“看看,这位小侯爷对我们王家,也是忌惮的很嘛!亏我担心了这么久,生怕他年轻气盛,吃不下这口气,要与我们王家开战。”
“哈哈,量他也不敢!”
汉子见老管家心情不错,也跟着恭维道:“王管家,您本就不用这么大惊小怪!咱们王家立足山东这都已经千年有余!
他一个小小县候,出身简末,背后也无家族扶持!只靠刚立国不过十年的小皇帝照拂,怎么可能敢与我们为敌?照我说,您先前肯把那些人头交给他,已经是给足了他的面子,他该感恩戴德才是!”
“呵呵,这些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说了!”提到人头,老管家的脸色微微一变,摇摇头道:“这里毕竟只是家里的一处宅子,又不是老家祖屋。
后宫小主上位记
用几个蠢材的脑袋来了却此事,算不得什么亏赚!不过我今天听采买的下人说,前两日有人跟那些粮商菜贩悄悄打听过咱家的食粮采买,不知是不是……”
老管家这句话刚说到一半,突然戛然而止!随后,他的眼睛蓦然睁大,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那个汉子习惯性的弯着腰,看到老管家这幅模样,正觉得奇怪!突然间,他也感觉出不对来!
四周的房间,好像在震动?
而且随着这震动,还有无数肉眼可见的灰尘瞬间弥漫而出,笼罩在整个房间里!
面前的这一幕实在是过于诡异,老管家与那汉子还没想清楚发生了什么,一声巨大的轰鸣,已经携裹着重重狂风,自前院席卷而来!
“砰砰砰……”
雕花镶嵌的精美门窗在这股狂风下,真如纸糊的一样,连一秒钟都没坚持上,就已经轰然碎裂,化为无数碎屑,倒飞进了屋里!
“怎么回事?!”老管家骇然大吼,可惜他的声音刚一出口,就被淹没在了这道狂风之中,而紧接着,他的身体也被狂风冲的倒飞出去,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轰……”
鉴宝天眼
桃運保鏢
就在老管家身体落地时,又是一道轰鸣紧随而来!
如果说,上一道只是降临在前院,那这一道,已经结结实实的落在了前屋当中!
爆炸声起,无数碎木瓦片飞溅而去!
原本精美绝伦帷幔随之燃起大火,又被冲击力带起的狂风冲散到四方!
一时间,整个南城老宅,都陷入了一片火海当中!
“不,不!”从地上爬起来的老管家透过残破的门框看到这一切,大吼一声,双目登时一片赤红,宛如外面那升腾的火焰。
顾不上身边被一根木棍穿胸而过,眼看就活不成的壮汉。
也顾不上自己身上密密麻麻,渗着鲜血的伤口!
老管家挣扎着冲到了外面,两行血泪滚滚而下,到了这一刻,他哪里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这是王家!这是我守护了几十年的王家啊!!!萧寒,你安敢如此!”
“轰……”
回应他的,是又一声轰鸣巨响!
“恶贼!”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声嘶力竭的吼出了最后两个字,然后就这样,一步,一步,径直走入了面前的火海!
这一夜,南城,着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