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討論-第三百二十九章 宮殿裡的女子熱推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深吸一口气,她选择了右手边的木门走去。
贴耳听着声音,似乎里面很安静,终是抬起手臂,谢长鱼将门推开一个小缝。
并无任何异响,谢长鱼将脚谈进里面,身子微侧走了进去。
这里与外面相差甚远,出现的是一个大的通道,而两边出现的是一个个房间。
这里若不是关押他人的,便是这里驻守人住的地方了。
为了探明猜想,谢长鱼走到其中一间屋子门口。
闭眼运用内力,谢长鱼听着里面的声音。
“你说她好端端的来这么做什么?”
是一个娇弱的女声。
“这事我也不知,但听着大人的意思,似乎她要在这里住下。”
另外一个声音响起。
谢长鱼主意到了她们口中的大人。
这里为首的难道是朝廷官员?
想到这里,谢长鱼继续运着内力听着。
“一副女主人的做派,大人也真的能忍。”
还是将将那个埋怨的女子,而另外一个人不再出声。
能够在此处住下的一定非寻常女子,恐自己被发现,谢长鱼转身走到另外一个房间。
而随即便真的出现了脚步的声音。
来不及多想,她推开眼前房门钻了进去。
这屋子并不大,可女子入住的东西却不少,胭脂水盒样样俱全,倒不似刺客杀手或者丫鬟居住的地方。
谢长鱼走到铜镜前面,眼前的粉水盒子引起了她的注意。
这东西并非人人都有,上面的花纹谢长鱼当真知道。
是皇室之物。
这里,居然住着皇家的人,又或者说,是有人用皇室的东西供给着这里。
若这样看来,雀湖,熙光阁,皇宫,他们之间居然牵扯到了一起。
如今事情越是探究下去,得到的信息越是让人惊叹,怪不得这里外面建造的与宫殿十分相像,若解释成有人想在这里做个一殿之皇也不为过。
转身看向旁边有个小屋子,谢长鱼将扇门打开,却也如心中所想,均是女子衣物,看这衣料,果真是上等工艺丝线。
好好好,皇宫内部已经牵扯进来了。
外面穿来脚步声,谢长鱼钻进衣箱之间,顺手将扇门关上。
房门打开,并无声音传来,可这熟悉的香味却让谢长鱼心中难熬。
当初自己在金玉楼被围剿时,身边曾传出这样的香气。
为何屋子里面没有这个味道,但是此人进门却香味明显,难道是特殊气味的香囊?
谢长鱼一时找不到头绪,只得在屋中静听。
“夫人,那雀湖未经同意擅自来到雪林宫,她就不怕少主责罚吗?”
一个女子声音传入,谢长鱼听出,是自己在另外一个房间门口听到的声音。
潺潺水声撞击着杯子发出悦耳声音,随即一个女子开口说道。
“这里这么大,谁来不是住着,你又何苦衣服仇怨的样子。”
声音如泉水清澈沁人,但就这声音听来,此人当时一个极其温柔的女子,而且清心寡欲,倒是脱俗外物。
谢长鱼并未听过这个声音一时辨别不出外面究竟是何人。
“夫人脾气正好,她仗着自己西域女皇的身份飞扬跋扈的,真是不把您放在眼里,大人也不管管。”
小丫头当真满心不平,谢长鱼都能听出她的怨言。
妙趣橫生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笔趣-第三百二十九章 宮殿裡的女子讀書
雀湖的身份此人知道,而那个什么大人也心中十分清楚,这里的人究竟要做什么事情?
藏了很久也未听到谢长鱼想要得到的信息,但两人却并无出去之意,眼下只得在这里稍作休息了。
时间难以预算,谢长鱼是感受到了外面的夜明珠被东西遮挡住,方才明白大约已经是黑天了。
时间一天天过的很快,她的心中越发急躁。
呼吸的声音响起,若无差错的话,那名女子应当是已经睡下,听着脚步声侍候在她身边的丫鬟已经走出房间,谢长鱼犹豫是否要出去。
难办之处便是不知此名女子是否会些武功,自己贸然出去被抓个正着可就委实难办。
纠结之下,那名女子竟然开口,“姑娘是何人,为何躲在我的房间。”
谢长鱼心惊,她应当装的有多厉害,居然一直知道自己躲在房里,自此猜想没错,这名女子当真不简单。
没有得到回应,女子起身坐了起来。
“房门是隔音了,外面听不到我们的对话。”
她继续说道,谢长鱼始终不曾抬手。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明月洲-第三百二十九章 宮殿裡的女子看書
两人安静了好久,那名女子再次开口。
“你是被他们抓进来的吗?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的。”她的声音轻柔,似乎生怕惊吓到谢长鱼一般。
如今无论如何都要面对,谢长鱼终是抬手开门,走了出去。
她拿起手边的一个夜明珠,将上面的黑布摘下,房间透出微弱光亮。
女子听着脚步转过头来。
她的样貌倒是令谢长鱼更加震惊,世上若真有仙女出现,那便如她这般模样了罢,除却没有神气的眼睛,她的五官当真生的完美。
她居然是个盲人!
谢长鱼观人入微,她眼神空洞无光,若不是天生长成这样,便也只有眼瞎能够解释通了。
伸出五只在她眼前晃动,女子嘴角微扬。
“你当是在测我的眼力吧,我看不清东西的,但是微弱的光亮还是能够感受得到。”
她并未说谎,于谢长鱼也并无敌意。
暂且当她说话为真,谢长鱼走到近前。
“你是怎么知道我于此处躲藏的。”
她很好奇,这个女人既然看不清事物,又怎么知道自己在房间内的。
她摸索着前面的凳子坐下,拍了拍身边的椅子示意谢长鱼可坐在身边。
“我因着看不清东西,可听力确实极好的,当我进屋的时候,便听到了屋中另有人呼吸的声音。”
这耳力,当真习武之人也未必能够达到,当真老天公平,眼睛看不见了,却给了另外的生存能力。
谢长鱼暂时放下戒心,缓缓坐下。
“姑娘你是被他们抓来的吗?”
她再次询问,谢长鱼嗯声表示确然。
她长叹口气。
“哎,真是罪孽,这里已经不是清明的宫殿了,怕是已经成为一座尸坟了罢。”
听闻这话,谢长鱼想到了脚下的暗房,这个女子,一定知道所有。

2i2lq熱門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線上看-第一百八十三章 拒不認罪展示-9d4bx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想从谢灵儿这里套话,也是谢长鱼愿意进来看看的原因之一。
不过很显然,这谢灵儿虽然身子弱了些,但那脑子可没有一刻停止警惕。在宋韵的面前,谢灵儿永远都和曾经在人前一样,一副白莲花好好小姐的模样,将谢长鱼越发是衬托得心肠狠毒。
宋韵自然不知,打心眼里心疼谢灵儿,轻抚着谢灵儿的脸颊,泪水都快滴了下来:“好孩子,姑母知道你不是故意的。这实在是动了胎气没办法。姑母还高兴呢,这小少爷竟然和姑母同天生辰,怎能说是不敬呢,这可是双喜临门啊。”
谢灵儿更是愧疚了:“姑母虽是这么说。可那是好在灵儿挺过来了,还将小少爷安稳生了出来。这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情,那可就不是喜了。”
丧气的话谢灵儿没有明说,可在场的人都知道。
那宋韵更是鼻子一酸,拉着谢灵儿的手只能是不停地唤着好孩子。
高冷上司强制爱:秘书,你好甜! 谁家公子
谢长鱼虽然说是跟着宋韵进来探望,可却没有丝毫的道歉的意思。看着谢灵儿做戏的样子,她更是只觉得无聊。
她又怎么看不出来,这谢灵儿虽然是看上去虚弱,可那根本就没有平常人家难产或早产的九死一生。她早该想到,这谢灵儿如此憎恶自己,又怎么会拿自己和孩子的命开玩笑,为了陷害她做出这种疯狂之事来。这谢灵儿自然是做了完全的准备,至少会保证自己的性命无忧。
也就只有宋韵这样心地善良又不知真相的妇人会如此心疼谢灵儿了。
谢灵儿似乎是缓过了体力,看向一旁的谢长鱼,嘴角挤出一抹笑容:“长姐,虽然灵儿知道平日里你很讨厌灵儿,灵儿也不该去找你说话。可你也不至于这般辱骂灵儿吧?”
劣牌妈咪耍流氓
说罢,她又是看向一旁的孩子,眼角生生挤出几滴眼泪:“所幸的是孩子无碍,要是孩子出了什么事情,灵儿可不知道怎么和景梁哥哥还有母亲交代了。”
此处的母亲自然是指的温家主母,也就是宋韵的亲生妹妹。
听到这话,宋韵更是心疼,一时间也只好是拉过谢长鱼,柔声道:“长鱼,母亲知道你不会做出推灵儿的举动,可毕竟灵儿也是在你面前倒下,许是听了什么话犯了胎气。这般,你就和灵儿道个歉,我妹妹那边我自会交代,不会让她找你麻烦的。”
宋韵知道自己妹妹的脾性,就那位温家主母,要是知道自己的儿媳妇被谢长鱼气得险些小产,估摸着会直接提刀就往盛京赶。
盗墓笔记之无底深渊
再怎么说谢长鱼也是自己的儿媳妇,宋韵自然不会坐视不管。
可谢长鱼却是没有领情的意思:“母亲,我可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妹妹的事情。她诋毁我不说,居然还想将此时栽赃于我,我还没喊冤枉呢,她倒是恶人先告状了。”
谢长鱼一副拒不道歉高高挂起的样子,宋韵看了都有些急了。可偏偏她也听说过这谢长鱼的臭脾气,和那天下第二富的陈大江可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现在她才算是真正见识到了。
“没事的姑母,是灵儿做错了事情,怎么能让姐姐给灵儿道歉。灵儿就不当出现在姐姐的面前,只是许久没见姐姐,来了盛京之后也没有机会单独和姐姐在一起叙旧,之前是实在是想念姐姐才过去。没想到姐姐居然这般不待见我。姑母没怪罪姐姐,是灵儿高估了自己在姐姐心目中的地位。”
说着那谢灵儿的泪便不要钱地落下,配上那副苍白的容颜,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谢长鱼可是一点不惯着,冷嘲热讽道:“不管什么时候,你这幅样子还真是让人作呕。”说罢,谢长鱼便转头离去,留给谢灵儿和宋韵一个潇洒的背影。
门外候着的人也都差不多散了。温景梁也被江枫带着去歇息了,等在门口的也就只有江宴。
见到谢长鱼独自一人出来,江宴嘴角也是勾起一抹笑,他早就猜到。
“回去吧。”江宴像是无事发生,牵着谢长鱼的手便带着她坐上了回相府的轿子。
此事也在盛京之间不胫而走。众人皆知,在宋韵生辰宴席之上,谢长鱼将胞妹谢灵儿气得早产,还拒不认罪。如此这般罪状,可除了从前那承虞郡主,这是第二个。
不过这江家都没有追责,况且谢长鱼还大摇大摆回去了相府。没有人敢多嘴说什么,只是在街坊邻里之间谈论。
此事过去了几天,在江宴的刻意约束之下,谢长鱼这几日都只能呆在相府。那谢灵儿也是直接在江家住了下来,既是坐月子,也是缓解惊吓。
不过这事情可和谢长鱼没有关系,她既然坐实了拒不承认,那就根本懒得管那谢灵儿的死活。后者反正也死不了,她才懒得去看谢灵儿演戏呢。不过也是时刻关注着她到底做什么花样,也就是惨了青禾了。
三日之后,谢长鱼才又一次收到了来自宋韵的帖子,请她到江府喝茶。
喜鹊一早帮着谢长鱼梳妆,小嘴撅得老高,愤恨道:“二小姐从小就爱欺负我们家小姐,可偏偏旁人都看不出来,这下子居然还直接住在江家,可不知她会和江夫人说什么小姐的坏话呢!”
听罢,谢长鱼倒是不由笑出声。
喜鹊虽然是被原主从小抛弃,但是也是看得最通透的,也就是因为不满谢灵儿老是欺负谢长鱼,又不会说话,这就被谢长鱼嫌弃。可现在谢长鱼倒是知道,喜鹊虽笨,但看人倒是看得明朗。
终极医师 贾水寿
“我今日就是去和母亲喝茶,怕她谢灵儿作甚。”
人心本道 尘世迷途人
按道理,这谢灵儿当是要做戏做足些,这整个月子最好都是卧床不起,这才能凸显她的可怜。这番宋韵叫她去,自然也是有事,她去看看便是。
江宴倒是一早去上了朝,现在还没到回来的时候。怕是那宋韵也就刻意在这时候唤她过去,她也就懒得等江宴回来了。反正到时候要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玄乙都会第一时间告诉江宴。

fj28t優秀玄幻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第一百七十九章 赴宴-8h8fa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除了谢长鱼,考场其余人全都还埋头做题。几个负责考场纪律的历官也都惊呆了,此次科考是丞相大人与王昭联合命题,比起往年难度增大了不少。在往后五年内都将被取消考试资格。
不少人有看谢长鱼笑话的,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完成答卷,怕不是在乱答就是交白卷。按照大燕律法,凡是科考交白卷的考生同样也有人替她捏了一把汗。
反观正主却分外淡定,谢长鱼将卷子交给江宴后两下撤离了现场。
一个时辰过去,谢长鱼已经换好装束侯在相府。今日不仅是科考之日,也是宋韵的寿辰,因江宴被朝廷临时推上主考官的职务,正午的宴会被江家取消改到了晚上。
恰好这个时间点也方便了谢长鱼,她提前交卷回来可以捯饬捯饬,等贡院那边结束,与江宴一同赴宴。
谢长鱼深知,这回宋韵的寿诞上有不少人绸缪着计划等她过去呢~为了不让某些人失望,她决定在明日‘走’之前,好好搓搓某些人的勇气。
“叶禾,崔知月那边如何了?”
“万事俱备,就等主子演戏了。”
三時空 以吾白
听罢,谢长鱼脸上溢出笑容,她抬头看了看天色,抬步往门外走,不出所料,她推算的极准,后脚刚跨出门槛,江宴的马车也正当停靠于门前。
江宴下马瞧谢长鱼行动这么积极,恍然间还觉得不太正常。他心里门儿清,倒是顺着谢长鱼意思走,不过对方今日的妆束却让他心里那股火憋不住。
“回去换一件高领的。”江宴沉声道。
前几日入宫的经历江宴还记忆犹新呢。无论如何,都忘不掉那些个男人觊觎谢长鱼的眼神,若非当时在皇宫不方便动手,江宴恨不得当场挖了那些心怀不轨之意人的双目。
谢长鱼也不知怎么回事,分明想要反驳,可对上江宴炙热的视线,她反而招架不住了,垂眸唤道叶禾去拿披风。
龙珠之赛亚文明
自个儿再上下看了看,除了襦裙稍微低了些,其他的都没问题,这有什么好挡的?
直到叶禾递来了一件高领剪裁的薄纱外衫,经江宴点头后,谢长鱼才得以上了去往江府的马车。
……
江府门前,张灯结彩。各大世家的宾客携着各类珍稀礼品前来,好不热闹。
而宋韵不论走到哪都不会忘记带上温初涵,整个人红光满面。当温景梁携手谢灵儿来时,宋韵差点激动地流泪,连问了好几声温家主母的近况。
“姑母,等侄儿内室即将临盆之月,母亲会上盛京来的,侄儿走前,母亲还嘱咐侄儿给你捎句话,叫您不要太惦记她,好好保重身体。”温景梁说道。
别跑,孩子他妈!
也是这句话落,谢灵儿脸色变了变,但很快又恢复正常,任着宋韵亲切地拉着谢灵儿的手在旁感叹:
所谓你与长情 独庸
“也是缘分啊,你们表兄弟二人娶回家的媳妇是姐妹花,那灵儿,你这肚子也大了,看样子下个月就要临盆了吧。”
谢灵儿捂着肚子,娇羞地笑了笑:“姑母,灵儿还说姐姐怎么还没来,一打听才得知是因着姐夫今日监考,才来得晚了。”
汉魂之逆势而起 雷雷更健康
她刻意避开临盆这件事,将话题放到谢长鱼身上,谢灵儿这次算盘打得好,此番是一定要让丞相大人看清谢长鱼的真面目。
而跟在宋韵身旁的温初涵则是有意无意看着谢灵儿,目光藏着几许揣测。这个谢灵儿看起来挺怪的,又说不上来哪里怪。
总之,温初涵调查过谢灵儿的底细,知道谢灵儿跟谢长鱼关系不好,那么如此一来,自己正好可借谢灵儿的手除掉谢长鱼。
太阳下山时,江府迎来最后一名宾客后,江宴与谢长鱼才走到。谢长鱼蹙眉,认出前方的宾客正是南方八大系陈家公子陈均无疑。
“拜见大人,夫人。”三人打了个照面,还是陈均笑着先开口。
江宴对陈均印象还不错,颔首道:“今日,家母寿宴,君即来便是客,无须客气。”
陈均点头,目光扫过谢长鱼,这种眼神却并不会让人感到不适。谢长鱼会看过去,竟发现陈均眼中如此平和的目光很像一个故人。
“一起进去吧。”谢长鱼眯眼,淡淡道出一句。
宴席摆在院坝,布置不俗,既能让人感受到寿辰的喜气,周边隔一桌的暖炉也不会让人在冬日觉得寒冷。
这些都是温初涵亲自操持的,也难怪宋韵越发疼爱温初涵了。
二房少爷江留机缘巧合下与温初涵凑了一桌,这位油头粉面的公子哥毫不避讳地打量温初涵。
公主如此倾城
这段时日,江留跟着轩辕翎混,几乎很少有时间回江府一趟,不留神,大方领来的孤女已经长这么漂亮了。他心中打起算盘,如果能娶到温初涵也是不错的。
暂且不论温初涵被温家抛弃的孤女身份,只要她现在的地位与名声高就行了。宋韵在江家发言权不小,娶了温初涵,等于得到宋韵的支持,至于她亲儿子江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还不够吗?
总不能鱼和熊掌兼得吧!
但,他没有忘,温初涵与陆家的首富是由婚约的。这时候,江留已经将心中的敌人阵营划分清楚了。凡是阻挡他上位的人都该死!
宴会还没正式开始,各桌散客除了前去给江枫宋韵道声贺之外,更多的时间用到与周边宾客打交道上了。
包括南方八大系的人也是要结交的。这些人张口就是,诸君诚意可贵,刚科考完便马不停蹄赶来给江家住夫人道贺了。
交流了好一会儿,正差喝杯酒时,刚才门外那三人来了,与此同时,夫妻俩也牢牢吸引住了众人的目光。
这几位到了,寿宴也得正式开吃了!
“母亲,寿辰快乐!”两人异口同声道,也不知是如何突如其来得默契。
宋韵见到江宴自然是高兴:“宴儿,长鱼,无论你俩送什么礼母亲都欢喜,不过,最好得礼物还是小孙孙,你俩看看灵儿,肚子都这么大了,指不定怀的是双胞胎呢!”
说道曾孙,宋韵表情透露着一股向往,她心里还是不满谢长鱼的,但是如若这个媳妇肚子争气些,那些前尘往事也就不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