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玄幻小說 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 起點-第0563集:優化是一種態度,精心的優化真的可以讓遊戲煥然一新!展示

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
小說推薦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这样的制作组和NPC真没问题吗
书接上回,话说苍银瓶在与吴辽进行了一番交谈之后,最终接受了吴辽所提出的弄一个「快速游戏模式」的建议。虽然这个过程有些曲折,谈及了很多与当前的战斗模式无关的事情,比如说在《帝国时代》的「死亡竞速」模式当中,是否也可以像《魔兽争霸3》里一样使用TR战术什么的。但是,就最后的结果而言,苍银瓶也是大致的「理解」了吴辽所提出的「建议」,对当前吴辽和亚侍的战斗模式进行了一番修改。
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 愛下-第0563集:優化是一種態度,精心的優化真的可以讓遊戲煥然一新!鑒賞
现在,战斗停止了,战斗结果按「无效」来处理,谁都没有输,也谁都没有赢。吴辽和亚侍要等到苍银瓶修改好战斗模式,对其进行完优化之后再进行一轮行的战斗!
『先这样,然后这样,之后那样,最后那样,再最后这样,就可以了!』吴辽使用了非常经典且通俗易懂的方式进行了说明。而这个说明方法最大的特点,就如同表面上所体现的一样,简约而不简单,通俗而不易懂,看完了之后感觉就跟没看一样,甚至可能还不如没看之前。
『哦!我Day到了!就是要优化嘛!对不对?』然而,就算是这样的情况,苍银瓶依然听懂了,并且她还对自己能够听懂的这种情况进行了解释,道:『巴比歪比!歪比歪比!具体来说呢,差不多就跟这个一样的意思,是吧?』
『不错!优化!就是优化!』吴辽振振有词的说道:『有些游戏不重视优化,有些游戏只会进行最低程度的优化,也有的游戏根本就不做优化!说起来,《生化危机》系列的优化真的可以说是正面典型,据说他们在优化方面消耗的人力、物理、资金,都可以做一部新的游戏了!可以说,这种态度可真的是恐怖如斯,让人倒吸一口凉气,甚至让人感动的声泪俱下啊!俗话说,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我曾经玩过一些游戏,他们的优化何止是令人发指,简直是丧心病狂!就算设备的配置再好,最多也就30帧,有的甚至在多数时候都只有一二十帧,甚至画面上面的人物多点的时候,十帧可能都没有!真就一帧能玩,二帧稳定,三帧流畅,四帧电竞,五帧超神呗?眨眼补帧都救不过来啊!还有的游戏,那就更过分了,导致游戏无法继续进行的恶性BUG一大堆,很多时候游戏能否继续运行下去都得看运气!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有一款经典老IP的授权外传续作,它的过场演出都是实时演算的,这种做法本身当然是没有问题的,毕竟很多建模优秀的游戏都会使用实时演算的过场。但问题是,那个游戏不知道为什么会在地图上随机出现一些空气墙,如果是平时的时候倒还没什么,绕过去就是了!但要是实时演算的过场当中,如果剧情里的人物要从α点移动到β点,但是α点至β点的中间要是刚好有一道空气墙,那就真的是要了亲命了!你会看到那些剧情人物因为被空气墙给挡住了,所以就会不断的原地踏步,不断的原地踏步,永远无法实现从α点到达β点的真实,因此也永远无法到达结束剧情演出的真实!因为这个过程当中玩家完全无法控制角色,只能干看着,所以玩家们唯一能做的事情也就只有一个了——强行关闭游戏!当时我就在想,这个游戏难道是外包给某著名买BUG送游戏的BUG公司做的么?怎么这么多BUG?连最低程度的测试和优化都不做,也是够了!这合理吗?这河里吗?』
听了吴辽的这一番论述,苍银瓶也是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她感觉自己好像明白了些什么,但是又好像什么都没明白。
『简单来说呢?』于是,苍银瓶问出了这样的问题。
通常来说,越是长篇大论,就越是容易用更少的文字来进行概括,虽然这个情况也不是每次都如此,但在多数时候还是适用的!
『简单来说呢,优化是一种态度,精心的优化真的可以让同样的一款游戏焕然一新!这种情况就像是……』吴辽说着说着,便是突然使用了一个奇怪但又准确的比喻,『哦!对了!对了!就像是同一个人,先后用原相机和用美颜相机拍照一样!没错!本来用原相机拍的惨不忍睹的画面,一旦用了美颜相机,加了高光、滤镜、美颜,立马就变的跟个网红似的!什么是优化?这就是优化!虽然项目不一样,但本质还是一样的嘛!从本质上来说呢,游戏优化就跟使用美颜相机拍照一样,虽然是同样的游戏,虽然是同样的人,但是优化前和优化后,那就是天差地别,完全看不出来这两个竟然是同一个游戏,同一个人,同一个东西呀!』
用美颜相机来比作游戏优化,用高光、滤镜、美颜功能来比作游戏优化的核心内容,虽然听起来确实挺奇怪的,但仔细想想的话,也确实很准确,很贴切,没有任何的毛病!
『本来我差不多是听懂了的,但是现在我反倒是感觉更糊涂了!』苍银瓶道。
『呃……』一时间,吴辽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时候,也只能是在一段欲言又止,止言又欲,然后又欲言又止的来来回回之后,对苍银瓶说道:『那这样吧,你先尝试着按照你自己的理解优化一下,然后我们再来进行一下测试,如果有问题的话,我们就再喊停,再重新优化或者继续优化,如果没问题的话,那我们就直接正式开始就行了!』
测试,多次测试,更换系统环境进行测试,从不同的角度进行测试,有问题就修改,修改了以后再测试,测试了以后发现问题再修改,在测试与修改之中反反复复,对于这些已经非常熟悉的吴辽早就轻车熟路了。
『哦!那好吧!那我就先试着改一改吧!』苍银瓶道。
『放心的去做!大胆的去做!』这时候,沉默了一段时间的亚侍终于发话了,『就算失败了也没关系,如果不习惯失败,那就毕竟在每次失败之后都非常的不习惯,进而让下一次失败的发生概率大幅度提升!』
『是啊!失败什么的,根本就无所谓的啦!』沉默许久的苏雨兮此时也发了话,她对苍银瓶进行了一番鼓舞,『瓶子!你记住!只有敢于尝试自己不熟悉的东西,敢于面对自己不了解的东西,最后才能一步一步走向成功的嘛!』
『既然大家都说话了,那我就也刷一下存在感吧!要不然的话,别人都会以为我在摸鱼,这多不好啊!』既然别人都说话了,那么同样也是保持了一段时间沉默的凌云罗当然也得说两句才好,『其实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是好,所以我还是说两句经典的又鸟汤吧!我们面对什么困难,也不要怕,微笑着面对它!』由于凌云罗确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是好,所以便说了个经典的又鸟汤句。
『说好的两句经典又鸟汤呢?你就只说了一句而已啊!而且最关键的句子都没有说!耍人玩呢?』苏雨兮有些不满的说道,『还是说,是你把后面一句话给吃了?虽然不是同一个时间,但却是同一个地点,直接吃掉了可还行?』
『小兮,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啊?』亚侍一脸疑惑的看着苏雨兮。
『啊!啊!啊!』哪知道苏雨兮竟突然惊慌失措般的大喊了起来,『我都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在外人面前这么叫我!你怎么就是记不住啊!大叔!』
『你这偶像包袱也太重了!怎么到现在还没习惯呢?哎……』亚侍摊开双手,无奈的叹了口气,『行吧!你说不叫就不叫,我没什么意见!不过,我觉得这里没有外人啊!我这么叫你应该是没有问题吧?』
确实,在这里的五个人,准确的说是两个人加两条龙加一个半魔半龙,除了吴辽以外都不能算是外人。其实,严格来说吴辽也可以不被算作外人,因为他作为一个持有「主角光环」的主角,自然也是可以做到跟关键人物「自来熟」的,既然都「自来熟」了,那还能算是外人么?然后,苍银瓶是凌云帝国的大公主,是红龙女王苏子琴的养女,苏雨兮是她的姨妈,这自然不能算是外人了。最后呢,凌云罗身为凌云帝国皇家七骑士之一,自然也不能算是外人的。
『怎么就没外人了呢?你不是把他当外人么?』苏雨兮指向了吴辽,并说道:『回想一下前面的来龙去脉吧!你不就是因为不信任他,所以才提出跟他决斗的么?这次决斗,如果让我说的话,那就是毫无意义的!反正都不是外人,决什么斗?就算是要切磋技艺,那也应该是闲着没事的时候切磋才对呀!现在这里这么多事,你还在这里添乱要单挑,这不是瞎胡闹么?』
没错,说到底,吴辽还是个外人,至少亚侍一开始提出决斗的时候,根本的原因就是因为把吴辽当成外人。
『好像一开始确实是这么一回事儿,但是后来我改变想法了!』说着说着,亚侍的眼神也随之变得犀利了起来,只见他十分严肃的解释道:『你应该知道的,以前我中过一个名为「飞龙骑脸怎么输?」的诅咒,想要解开这个诅咒,就必需在喊出「飞龙骑脸怎么输?」之后获得胜利,又或者是达成足够多的「飞龙骑脸怎么输?」结局!这个诅咒可真是要命,来来回回的把我折腾的死去活来的!这可真是,往事不堪回首啊!除了惨,还是惨!大写的惨!惨惨惨惨惨啊!不过还好,这个坑爹的「飞龙骑脸怎么输?」的诅咒,现在终于成功的解除了!这可真是可喜可贺,可口可乐啊!虽然现在诅咒已经解除了,但是我还是感觉身上的某个地方在隐隐作痛,说不清道不明,反正就是很痛就对了!』
对于亚侍而言,这确实是一段十分痛苦的经历,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也正是因为真正的受过这个诅咒的折磨,亚侍才十分痛苦且十分彻底的明白了一个道理——千万不要随便立Flag!不然肯定没有好结果!
『我知道,这个诅咒是很要命,我也确实很心疼那段时间你被这个诅咒弄的死去活来的惨样,真的心疼啊!大叔!难受啊!大叔!』苏雨兮先是表示了一下对亚侍的心疼,而后又问道:『但是,这个诅咒跟现在的情况有什么关系呢?』随后又吐槽道:『而且,刚刚的旁白说明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叫十分严肃的解释么?首先,根本就不严肃,其次,根本就没解释!也没严肃,也没解释,这个「只见他十分严肃的解释道」又从何而来啊?』
『关系?这个关系可就大了!』亚侍振振有词的说道:『有那么一种行为,比起喊什么「飞龙骑脸怎么输?」还有「回老家结婚!」之类Flag有过之而无不及!一般来说,在一个正常的故事里,一旦有过这种行为,并且后面还不知道悔改的话,那下场要么是很惨,要么就是特别的惨!而这个行为,其实也不用我多作解释,那就是——跟有「主角光环」的人处处作对!适当的作对是可以的,但如果是处处作对的话,那是必定会被「主角光环」给烫伤的!这个烫伤并不一定会立刻发作,可能是一个月之后,也可能是半年之后,可能是十年之后,当然也有可能是二十年之后,反正总有一天会发作的!真等到那时候,再后悔就已经来不及了!』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明白了!』苏雨兮一听,便是立刻明白了亚侍的用意,『大叔,虽然你一开始确实是想刁难这个吴辽来着,但是后来却冷静了下来,考虑到这个吴辽是有「主角光环」庇佑的,如果随随便便的就与之作对,甚至与之处处作对的话,那必定是会出问题的!想当年,大叔你就是因为不信邪,所以才中了那个「飞龙骑脸怎么输?」的诅咒!而现在,你吃过那个亏,上过那个当,自然也就会谨慎一些,考虑的周全一些了!毕竟,跟主角作对和跟主角切磋这两种情况其实只是一线之隔,如果做的太过火了,被判定为跟主角作对的话,那就麻烦大了!对不对?』
『差不多!』亚侍只回答了三个字。
于是,就这样,在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时候,五分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苍银瓶也是在五分钟之后完成了她对战斗模式的优化。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晓!
To Be Continued……

言情小說 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 線上看-第0536集:怎麼才七成追隨者?對方都那麼不得人心了,亞侍才七成?閲讀

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
小說推薦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这样的制作组和NPC真没问题吗
也不知道到底哪个世界会有这种版本的《亚瑟王传说》,就算是同人二创、三创、四五六七八九十创,也不应该会有这种奇葩的设定才对!在这个版本的传说之中,亚瑟王的石中剑,也就是「EX咖喱棒」其实是从神界掉落下来的,是以前神界用来试毒的工具。就像是古装剧里偶尔会看到的银针试毒一样,只不过这个「EX咖喱棒」纯粹只用来测咖喱有没有毒,并不是测试全部的食物。
不过,相较之下,更离谱的还是吴辽竟然这都可以扯到《仙剑1》上面!在凌云罗说到银针试毒,无毒的话银针不会有任何改变,但如果有毒的话,银针就会变化成各种颜色的时候,吴辽就开始说起了关于《仙剑1》的经典「七大毒蛊」,也就是断肠草、鹤顶红、孔雀胆、金蚕蛊、血海棠、三尸蛊、无影毒,这七种毒蛊的上面。
『那么,还是言归正传好了!』吴辽突然画风一转,话锋也跟着一转,转回了正题,说道:『这个「EX咖喱棒」是因为常年测咖喱有没有毒,所以就有了很浓的咖喱味,就好像是天天拿来泡茶的紫砂壶,在泡茶泡了许多年之后也会有茶味,这个时候就算只倒入热水,也一样可以喝到茶味这样么?』
严格来说,吴辽其实也没有回归正题,只是走题走的没那么远了而已,只是退回到了上一个话题分支罢了。
『毕竟我也没见过那玩意,没有办法回答你!如果你一定要问的话,那我也只能说无可奉告了!』凌云罗试图直接走回正题,『还是不要在纠结什么EX咖喱棒的问题了,因为这个问题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当初给亚侍起这个名字的人,认为亚侍作为黑龙一族的中间层管理,把当时的黑龙帝王交代的每一项命令都完成的很好,并且拥有强大的武力,还精通魔法,就像是亚瑟王的侍从梅林一样厉害,所以简称为亚侍!』
『是这样吗?我怎么感觉这个传闻很扯蛋呢?感觉就是在强行解释啊!』吴辽全然不信的说道。
『没办法,所谓的传闻就是这样,乱七八糟的啥都有!』凌云罗道,『有些时候,你感觉很扯蛋的东西,其实反而就是事实。而有时候,你深信不疑的东西,反倒是谎言!』
『你的这个理论我听说过,我也信!不过,就算是这样,我也还是觉得这个什么乱七八糟的关于亚侍的名字的传闻就是在强行解释!』吴辽提出了自己的观点,道:『如果让我来说的话,亚侍这个名字其实更像是一种方言,又或者是谐音!就是那个,报告非凡哥,我现在要讲的都是六个字!但是,亚侍明显不是一个那么「混」的黑龙,他在黑龙一族里面算是比较有智慧,也比较有能力的!所以这个说法我也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千万不要当真,也千万不要介意!』
到底亚侍是身为凌云帝国的四王之一的存在,在凌云罗和苏雨兮面前如果说亚侍太多不太好听的话,自然是非常不合适的,所以吴辽的话并没有说的太清楚,也在一个比较合适的地方收了尾。
『嗯?你说的这个谐音倒是有点意思,而且我觉得你的这个说法还是有几分道理的!』凌云罗倒是对吴辽刚刚的说法产生了一些兴趣,并且还振振有词的说道:『你想,如果按照人类的观点的话,亚侍确实是一个爱好和平,懂的如何为人处世的好龙!但是,如果换一个角度,以一个爱好破坏,爱好毁灭的龙族的角度来看,亚侍简直就是一个愚蠢的土拨鼠!因为亚侍根本不懂破坏所带来的乐趣,不懂他们所喜爱的破坏能刺激分泌多少多巴胺让他们处于愉悦的状态!那些热衷于破坏的黑龙族,对于他们而言,他们与之人类,就如同人类与之蚂蚁一样!蚂蚁对于人类来说,一脚可以踩死一大片!同样的,人类对于他们黑龙族来说,也是一脚可以踩死一大片的存在!正因如此,亚侍希望与人类以及其它种族进行和平的交流,进行互惠互利的发展,就相当于人类跟蚂蚁打商量的举动一般,是纯粹的坑爹,是纯粹的无稽之谈!对于以前黑龙一族的这些以破坏为乐趣,以毁灭为他们最热衷的娱乐项目的想法和观点,我当然是不能认同的!但是,不能认同是不能认同,要说理解的话,他们的那一套逻辑我还是能理解的!这就如同研究心理学一样,你可以不认同别人的心理和思维,但是你作为一个心理学研究者,你当然还是知道这些玩意儿的来龙去脉,这些玩意儿的原委的嘛!据说原本的黑龙一族,也是因为某次亚侍跟原本的黑龙帝王以及黑龙帝王的三个儿子因为一件事发生了严重的冲突,至此导致原本的黑龙一族分成了两派,一派支持原本的黑龙帝王以及他的三个儿子,而另外一派则是支持亚侍。至于人数的比例……哦,不对,应该说龙数的比例才对,毕竟他们是龙,不是人!至于龙数的比例,大约是三比七吧!毕竟,黑龙们还是有脑子的,知道多行不义必自毙以及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道理,知道原本的黑龙帝王和他那三个儿子嚣张跋扈,早就已经惹了众怒!虽然其它种族因为黑龙一族的强大势力,多数都是敢怒而不敢言,要么躲躲闪闪,要么表示归顺,但他们的内心当然都是不服气的!同样的,原本的黑龙帝王和他的三个儿子其实对黑龙一族的同族也并不是那么的友好,从来都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从来都是眼睛里容不得半粒沙子的气势!只要有人敢说半个不字,他们可从来都不管什么新恩旧情的,直接就要干掉对方!久而久之,自然也就失了民心了!』
按照凌云罗的说法,这意思就是黑龙一族里有更多的龙选择支持亚侍,亚侍也索性就这样反了他。由于双方实力悬殊,亚侍这边拥有黑龙一族七成的支持者,而原本的黑龙帝王及其三个儿子则只有三成的支持者,就算原本的黑龙帝王及其三个儿子有再大的本事,也是很难靠他们四个的力量力挽狂澜,拉回这两倍有余的兵力差距的!那么,答案就只有一个了,原本的黑龙帝王及其三个儿子自然是被亚侍给打败了,亚侍也从此成为了新的黑龙帝王!至于亚侍加入凌云帝国,那应该就是后面的事情了!——根据凌云罗所说的这些情况,吴辽便是如此理解的。
『哦!原来是这样!』吴辽连连点着头说道,『这也难怪,原本的那个黑龙帝王那么「作」,早晚肯定被自己给「作」死!我虽然不认识那货,但是我猜的话,那货是不是只有三成的兵力还在那里自以为是,觉得自己如何如何牛X,以一敌百,甚至可以以一敌万,非常果断的立下了好几个Flag,当场就把自己给送了?科学证明,一个人的实力就算再强,也不应该随随便便的去立Flag,不然就会被神秘的因果律武器给打败!严格来说,这并不属于被对手给打败了,而是自己坑自己!虽说「主角光环」之类的东西可以抵消一些Flag的负面效果,但抵消并不表示免疫啊!如果说把「主角光环」算作一个护盾,可以吸收1000点的伤害,那么你立一个Flag的话就会在不知不觉当中让你损失500点甚至更多的护盾!虽然你无论立不立Flag,你都不会掉血,但你的护盾减少了,你的敌人自然就更容易破你的防了!留着完整的护盾去对抗敌人,难道不好么?非要作死,非要立个Flag,这样才觉得刺激么?』
又一次的,吴辽又一次的搬出了他和许非凡都很喜欢的数值理论。这一次,吴辽提出了「主角光环」其实可以被看作成一个「护盾」的理论,固然「主角光环」可以让主角在很多应该受伤的时候完全无伤,但这个无伤还是有限度的,只要突破了「护盾」的极限值,就没有用了,就会开始正常掉血了!如果自以为是,随便作死,乱立Flag的话,那么就会毫无意义的浪费「主角光环」所提供的「护盾」,从而让自己在于敌人的对决当中更快被破防,陷入危机之中。
『哈?你在说什么呢?你是不是对我刚刚说的那些话有什么误会?』凌云罗一脸懵逼的看着吴辽,并解释道:『你是不是想说:怎么才七成追随者?对方都那么不得人心了,亚侍才七成啊?看你的样子,你应该是想这么问的,对吧?既然你诚心诚意的问了,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好了!七成,七成那是人家的!实际上,亚侍他只得到了黑龙一族三成的支持,艰难的很!你可不要搞错了!』
『什么鬼啊!』吴辽十分不满的说道:『你刚才不是先说了,当时黑龙一族分成了两派,一派是支持原本的黑龙帝王和他的三个儿子的,另一派则是支持亚侍的,然后这两派的比例大约是三比七么?这里不应该是一一对应,前者就对前者,后者就对后者的么?你如果前面这么说的话,那你就应该说七比三才对啊!教练!』
『嘛!你说的确实有点道理,不过……』凌云罗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俗话不是说的好么?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嘛!而且,你想啊!不管原本的黑龙帝王多么的不好,他的地位还是在那里的嘛!也是有根基在那里的嘛!而且,原本的黑龙帝王除了本身的实力强劲,他那三个儿子也都是独当一面的强者!反观当时的亚侍,他也只不过是个中间层管理而已,就算再厉害,也难以撼动对方的地位,不是么?这么一看的话,你是不是就觉得能有三成的黑龙跟随亚侍,已经很多了,不是么?』
『俗话个鬼啊!很多个鬼啊!』吴辽继续以十分不满的态度说道,『那你刚才后面说什么多行不义必自毙,说什么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这不就是摆明了表示亚侍才是支持者更多的那一方么?你自己看看,你刚才说的那些,哪一个方面不是指向亚侍才是支持者更多的哪一边的?哈?』
『话不是这么说的!』凌云罗的眼神突然变得犀利了起来,『你可知道有一个世界,有一个玉米须脑袋跟疯子一样,但就算是这样了,他的支持者还是数不胜数,甚至还获得了【数据删除】的称号!』
『呃……这个……』吴辽一听,也是顿时无言以对,『我说,我们还是谈点「阳间」的东西吧?不要说那些阴间的东西,好吗?』
『好了,好了!闲话就说这么多吧,阴间的事情其实我也不想听!我觉得,我们还是言归正传,走主线剧情吧!』这时候,一直保持着沉默的苏雨兮就这么自然的转移了话题,『那么,按照剧情的话,我们接下来就应该碰到大叔了才对!毕竟俗话说的好——说曹操,曹操到!』
从苏雨兮闪闪发光的眼神就可以看出,她是十分期待在这里再见到亚侍的。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我们总不能在这里守猪待兔吧?』凌云罗挥舞着双手,四处乱指的说道,『你看,这里,这里,这里,还有那里,哪里都没有猪啊!』
『你们守株待兔是这么用的么?是野猪的猪,不是一株植物的株?』吴辽疑惑的问道。
『对啊!我们那里守猪待兔就是这么用的!』凌云罗给出了肯定的答复,而后又说道:『看样子,我们所处的世界文化还是有不小的差异的嘛!那么,我问你,在你们那里,大吃一斤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大吃一斤当然是指肚子很饿,要吃很多的意思了!但是古代和现代的斤两制度不一样,按照古代的一斤等于十六两来算的话,当时的一斤相当于现在的一斤半有余!而且好像古代的人胃似乎比较小,都不能吃太多,所以对于他们来说一斤就很多了!如果按照现代的人来说的话,肯定还是得大吃个五六七八斤,这样自助餐才能吃的回本的!』吴辽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哦!原来如此!看来,关于大吃一斤这个词,我们两边的文化还是一样的嘛!哈哈哈哈……』说着说着,凌云罗就大笑了起来。
于是,就这样,凌云罗和吴辽又就着他们所处的不同世界的文化差异展开了一番讨论……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晓!
To Be Continued……

nna1d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笔趣-第0502集:什麼鬼智能屏蔽系統啊?這分明就是智障屏蔽系統啊喂!推薦-rot5w

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
小說推薦這樣的製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
书接上回,在众人之中,就只有许非凡一个人在认真的分析夏凌锋给出的提示「过去的过去,现在的现在,未来的未来!」,并得出了1、2、π的密码。许非凡认为,因为所有数字乘以1或者处于1,都还是自己,所以过去的过去就是1;因为所有的数字除以2之后就是原本的一半,也就是把原本的数字给平分了,也就是五五开,所以现在的现在也就是2;最后,π作为一个无限不循环小数,也就是无理数,是根本数之不尽的,就像未来一样,所以就是未来的未来!
当许非凡给出了这个答案之后,众人都陷入了沉思,而率先打破这番宁静,最先开口的人则是苍冥。
星途
鬼吹燈前傳4:樓蘭魔域
『1、2、π?看起来确实是个挺靠谱的分析,不过一般的九宫格键盘上应该是没有π这个数字的吧?』苍冥道出了重点,并补充道:『虽然没有π,但是有井号键和星号键,是不是用这两个键的其中之一代替π呢?也就是说,密码是1、2、井号,或者1、2、星号?』
正如苍冥所言,一般用来输入密码的九宫格小键盘,构造基本上都跟传统电话上的键盘类似,虽然名字叫「九宫格」,但实际上却是横三竖四,一共十二个各自。上方的九格各自是1-9的数字,最下方的一排上的三个格子则是数字0,以及井号键和星号键。如果确实要输入「π」这个数字的话,基本上也就只能用井号键或者星号键代替了。
凰道吉日:夜帝,來接嫁
『我认为井号可能性大一点!』苏子琴说道:『毕竟,星号键一般会代替小数点,或者是乘号,而井号键则在一些时候代替回车、确定之类的功能,对比一下他们所代替的东西的方向,可想而知,还是井号代替π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我不这么认为!』薇立刻提出了反对意见,『井号键会在一些时候代替回车、确定之类的功能,这一点确实没有错!但是,星号键能代表的东西更多!比如说**,或者**,以及**,还有**,当然还有**和**!』
『你说啥呀?薇元帅!怎么后面全都是屏蔽字啊!我完全听不懂你后面在说什么呀!』苏子琴立即表示自己完全听不懂薇的意思。
『听不懂就对了呀!因为都屏蔽了呀!女王大人!』薇回应道,『这不就很明显了么?星号可以代表被屏蔽的字,换句话说,也就是可能是任何字!』
『嗯?好像确实是这样哦!薇元帅!你说的很对!』苏子琴一听,立刻同意了薇的观点,并说道:『说到屏蔽,我就想起了一些让人啼笑皆非的东西!你们可能不知道,在某些DOTA类游戏【数据删除】里,居然屏蔽了「辅助」两个字!我真的是不知道设定这些屏蔽字的官方工作人员到底是怎么想的,他们的脑袋简直就是【数据删除】了!辅助怎么了?辅助吃他们家大米了么?可怜,弱小,又无助,要随时注意队友的动态,出最大的力,废最多的心,却只能看着ADC在那里威风凛凛!都这么可怜了,竟然还要屏蔽别人,这何止是残忍?简直就是残忍!不过,考虑到「辅助」和「外挂」这两个词的概念有重叠性,可以把「外挂」说成是「辅助」,所以这也还算是能理解的!但是,同样还是我刚刚说的那个游戏【数据删除】,竟然连「不玩」这两个字也屏蔽了!于是就有了这么一段对话——两个路人打游戏,配合的还不错,于是在打完后,A说:「还玩一把不?兄弟!」B说:「**」,A一看,就纳闷了,就说:「兄弟,你这不厚道啊!我就问你还玩一把不,你干嘛骂我啊?」,然后B就说:「不是,我有事,**了!」,结果A和B纷纷祖安文科状元附体,A也不考虑继续玩不玩了,B也不管有没有事了,两个人上来就是一通全是星号的激情对骂,很快啊!结果呢,两个本来可以在以后一起成为长期一起玩游戏的朋友的人,就这么变成了仇人!鬼知道「不玩」两个字会被屏蔽,变成星号啊?你说这些设定屏蔽字的人,是不是猪脑袋,是不是【数据删除】,是不是没事找事做?』
固然有一些不文明的用语,以及一些各个方面的敏感词是应该屏蔽掉的,但不分青红皂白,什么都屏蔽,那就很过分了。导致有的游戏玩家表示:「沃德玛雅!那XX游戏的屏蔽字库,竟然比我认识的字儿还要多!这还要不要人愉快的玩耍了啊?」,关键是这里用的并不是夸张的手法,而是事实!这就很过分了!
『这个问题嘛……』许非凡思量了一番,而后说道:『我只想说——末*使者已经**如麻了!提问:兵马未动的下一句是什么?回答:是粮*先行!很遗憾,回答错误!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真就简单粗暴五毛成本的屏蔽系统?别人个人练习生还要练习时长两年半呢,搁你们这儿开发一个屏蔽系统就只要五分钟?有毒吧?』
晴天謝謝妳 夏暮顏星
『哦!我的上帝啊!这都是什么坑爹的屏蔽字!』苍冥深吸了一口气,而后开始了他的表演,道:『如果我们没有**,那么就只能**,因为**,所以导致了**,这个**的**,并不能证明**是**的**,但是却可以说明**确实有**的可能,并不是只有**的可能,所以说**是有多种可能性的,可能是**,也可能是**,当然也可能是**和**都是,又或者**和**都不是,只是介于**和**之间,同时可能还一并介于**与**之间的一个**!』
战武主宰 8难
一切如上,苍冥说的这些话,从头到尾几乎全都是屏蔽字,别人完全都听不懂他到底在说什么!毕竟被屏蔽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当然,如果按照苍冥的一贯习惯而言的话,那并不是被屏蔽成的星号,而是他说的话本来就是星号,本来就是没有实际内容的东西,只是前前后后加了一些其他的文字,使得整句话乍看之下好像是有意义的,仅此而已!但是,关键词都是星号,缺少最关键的条件,也无法准确的判断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是根据苍冥以往的行为习惯分析,分析出他有这么做的可能,并且可能性还不低,仅此而已!
『其实整成这样也还不是最糟糕的,就好像那些毒又鸟汤一样,996并没有什么累的,毕竟跟007相比,996那就是小巫见大巫嘛!』许非凡振振有词的说道,『有屏蔽字,屏蔽字被替换成星号,如果对于这套系统比较熟悉的话,又或者是天天耳濡目染,都已经习惯了这种一句话里不带两三个星号都感觉不像是一句正常的话的情况的话,那肯定还是能靠着半蒙半猜的明白这些带星号的话语到底是什么意思的!最要命的是什么呢?最要命的是但凡有一个屏蔽字,甚至是一个屏蔽字的数,整句话都给你吃掉了,发不出来!就好比某DOTA类游戏里曾经有段时间只要文字里面带有2200这个数,整句话就发不出去,一发就被吃掉了一样!有屏蔽字的话,好歹蒙蒙猜猜的,半蒙半猜的,多多少少还是能看懂,或者差不多理解个大概意思的!但如果整句话都给吃掉了,那还看什么?看了个寂寞么?』
于是,话题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又跳到了屏蔽字这里,并且由于许非凡对这方面的事情也是有一肚子的话想说,各种奇葩的屏蔽字,各种粗制滥造的屏蔽系统与设定,声称叫作「智能屏蔽系统」的东西,却做的全都是「智障屏蔽系统」的事,甚至还有厉害到游戏官方连自己发的系统消息都可以屏蔽的情况,别提有多尴尬了!所以,这次走题的时间显然会比先前要长,而且要长很多,毕竟连先前负责说回正题的许非凡都开始喋喋不休了,自然也就只能等到大家说够了,说完了,才能真正的结束,等到那之后,再重回正题!
『事实证明,屏蔽系统对那些打广告的,还有那些骗子,什么100块可以获得几十万游戏资源什么的傻子都不一定会相信的骗局,根本就一点儿用都没有!还不如这个连一根毛都没有的不毛之地呢!至少这里一根毛都没有是肉眼可见的,而那些屏蔽系统却是专门限制正常玩家,对应该屏蔽的人却反倒没有起到作用的!』苍冥使用了一个十分莫名奇妙的比喻,『每天依然可以看到他们使用各种火星文或者错别字来表达清楚自己的意思,反倒是普通玩家的正常交流被影响到了,也跟着被迫使用错别字或者火星文!开发和使用屏蔽系统我觉得没什么问题,但是能不能开发个正常点的?弄那种说是「智能屏蔽系统」,但实际上却做着「智障屏蔽系统」的事的破烂玩意儿,有意思吗?像话吗?像话吗?像话吗?』
『哦!我Day到了!这大概就是所谓的「通假字」的由来吧?』苏子琴猜测道,『因为原本的字被屏蔽了,为了不让字显示为星号或者其它屏蔽符号,或者被直接吃掉,所以就用错别字或者火星文代替,是这样么?反正最后的意思还是能表达出来的,也没什么区别啦!』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通假字不是这个意思啊喂!通假字并不是错别字,而是一种含有更多含义的表达!』许非凡赶忙解释道,『比如说「怎么肥四?」,大家一看就知道实际上要说的是「怎么回事?」,但是如果你用通假字型的「怎么肥四?」来说的话,就除了原本的意思之外,还额外表达了一种「关我什么事?我就随便问问而已!」的意境!这种用法的本质,就跟喊人名字之后,加个括号,再加个「无慈悲」是一样的道理!具体来说也就是像「奥尔加(无慈悲)」这样的表达!这个语句,表达了当事人虽然看到了悲伤的场面,虽然喊了对方的名字,但是却并没有关心别人的意思的意境!』
冤家别过来
『哦!原来是这样!我Day到!』苏子琴特意摆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有一股非常浓烈的,肉眼可见的浮夸感。
『哦!我也Day到了!』苍冥亦是如此,表情也是十分的浮夸。
入我故梦 青枫远
嫩草进场 绿痕
就这样,不知不觉就过了一小时……
血色曼陀羅の復仇計劃 子夜可
经过一番还算是比较激烈的讨论之后,众人达成了一个统一的意见,那便是——让夏凌锋去分别尝试两个密码,也就是分别尝试「12*」和「12#」这两个不同的密码,运气好的话可以一次试多,运气不好的话两次也可以搞定。
当然,还是不能排除这两个答案都是错误的情况,毕竟许非凡也只是说自己「试着推理了一下」,并没有给出任何决定性的证据,甚至连普通的证据都没有给出,纯粹就是随口一猜而已!
如果两个答案都是错误的话,那就——等错了再说!反正众人现在的想法都很统一,那便是让提供提示的夏凌锋亲自去尝试,如果他自己觉得许非凡给出的答案不靠谱的话,那就让他自己给出答案!
『我反对!为什么一定要让我去尝试啊?你们就不能使用一个公平一点的方法么?』对于这种荒唐的要求,夏凌锋当然是拒绝的,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肯定也是会拒绝的,这是个十分平常并且正常的心态,根本没有理由为这种捕风捉影的事情冒险。
『哼哼……』苏子琴笑道:『如果你是试的话,那就可以证明你合作的诚意!如果你不愿意去尝试的话,那我们就很怀疑你合作的诚意了!』
『这跟合作诚意压根儿就没有关系吧?』夏凌锋反驳道,『这完全就是选一个人去送死,而你们故意要选我啊!不公平!根本就不公平!』
『嗯?不公平?那你认为怎么样才算公平呢?』苏子琴问道。
那么,夏凌锋又将如何回答这个关于「公平」的问题呢?要怎么样做,才能让夏凌锋觉得公平呢?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晓!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