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dg1精彩絕倫的小說 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第一百八十三章:我有辦法救娘娘了相伴-wkxkf

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
小說推薦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
九度踏入肖贵妃的房间,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房间里的几位宫女都一脸惊慌手忙脚乱,而接生的稳婆也是满头大汗,手足无措。
碍于古代严重的礼法,规矩,房间内一个男人都没有大夫也没有一个,都在大殿外候着,都这个时候了,还将就这些,云朵朵再次吐槽这些人简直就是,哎算了,不过她又不会接生她来也没用啊。
伸着头看了看,那稳婆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珍和郡主,快请您给看看。”
刚才皇上在门外说的话,早就有人传给了这个稳婆,稳婆巴不得立刻有人过来接替她,肖贵妃就算是失宠那也是个妃子啊,若是因为难产而亡,那么自己还有好果子吃吗,自己还想活着呢。
云朵朵哪里知道现在这些人都在人人自危,将自己当成了唯一的救世主啊,她只不过是答应过来看一眼而已啊。
垫着脚尖走到床边,看了看肖贵妃的情况。
只见瘦弱的肖贵妃一脸的苍白无力,奄奄一息的躺在那里,连喊叫的声音都快没了。
而她的,身,下,除了鲜血淋淋,云朵朵也看不到什么啊。
“现在什么情况?”
淞沪暗战之挥斩的利剑
云朵朵只好扭头去问身边一脸惊慌的稳婆。稳婆立刻道:“回郡主,娘娘她腹中的孩子,逆生 。”
她声音有些颤抖,沾着血的手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虽说她看到珍和郡主进来了,看到了一丝希望但是,孩子是逆生,就算是珍和郡主也没有办法吧?除非她是神仙。
“逆生?什么意思?”
云朵朵下意识的问道。
小民是好人 皇豆
稳婆愣了愣,仿佛没有料到,她居然不懂。心里那丝希望更加的渺茫了。“逆生就是,孩子脚朝下。”
稳婆颤抖的回答道。
脚朝下啊?云朵朵倒吸一口凉气:“你怎么知道的?”
这里有没有b超,有没有听诊器,连胎心都听不到吧,她怎么知道脚朝下的?
“老奴探进去摸到的,已经彻底脚朝下了,老奴也无能无力了啊。”
云朵朵想了一下那种感觉,浑身打了个激灵,不想成亲了怎么办?
古代生孩子什么的,可真是九死一生的事情啊。
脚朝下,那就是胎位不正啊,云朵朵虽然没吃过猪肉,却见过猪跑啊,胎位不正,需要纠正胎位啊,可是刚刚稳婆说,这孩子的脚已经彻底朝下她也没办法了啊。
那也就是说没办法纠正胎位了,那就只剩下一个办法了,放在现代不过是个不值得一提的问题,那就是刨妇产。
可是眼下?
别说自己知道这回事,但是自己可不会开刀啊,就算自己会开刀,那家属同不同意啊,会不会惹怒了皇上和那个奇怪的三皇子,一声令下就杀了自己啊。
就算是他们都同意了刨妇产,就算是自己会了动手术,那请问到时候没有西药该如何防止伤口发炎什么的啊。
苍天啊,这简直无解啊。
“好,你们继续,娘娘,您加油啊。加油,千万别睡着,千万别……”
说完云朵朵就讪讪的转身往门外走去。
“郡主,郡主……”
身后的稳婆焦急的喊了几声,云朵朵却没有转身,那稳婆已经是绝望了,周围的宫女们似乎也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也开始抽抽嗒嗒的哭了起来。
这些人感情这么好的吗?自己的主子死了,都这么难过。
云朵朵刚走出门外,文帝和三皇子就一下子冲了过来。
“珍和,怎么样了,怎么样了?”云朵朵看了一眼满脸期待的父子二人,很无奈的摇了摇头:“皇上,珍和无能。”
文帝的脸顿时垮了,三皇子那眼中希冀的光芒也顿时暗淡了下去。
“里面的人给朕听着,要是娘娘和小皇子有什么事,你们全都给朕陪葬。”
云朵朵被武王拉过去,轻轻的拍着后背,似是看出她因为不能救人而感到的悲伤,于是用这种方式安慰她。
而就在此时,情绪低落的云朵朵听到了文帝的话,登时反应过来。
全都陪葬?
她突然想起来了,也明白过来,刚刚为什么那些人一个个的都满脸泪痕,神情恐慌,来了这个时代这么久,云朵朵有的时候还是反应不过来,是啊,若是肖贵妃出事,死的不只是她们母子那么简单了,那房间里死伺候的宫女,那一双双绝望的眼睛,那见到自己时如同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的稳婆,她们可能都会死。
万恶的旧社会啊,任命如草芥嘛?
云朵朵狠狠的闭了闭眼睛:“小k,你在哪里啊,我需要你的帮助。”
她在心里默默的呼唤了一声。
忽然她的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脑海中叮得一声,多了些什么东西。
咦?小k回来了,他附身到自己身上了。
太好了,太好了。
真是及时雨啊,虽然不知道小k什么时候醒得,什么时候出来得,但是此时此刻还真是及时啊。
可是就像云朵朵刚才想的那样,现在自己有了能够动手术得双手,也有了动手术得知识储备,可是没有药,可怎么办啊。
“主人,您可是对抗生素消炎药等药物有需要?”
咦?小k怎么能够跟自己对话了?
云朵朵一惊,以前小k开启附身功能得时候,可是不能与自己对话得,现在怎么?
“小k,你怎么?”
“主人,我升级了。现在许多个功能升级,还解锁了更多得新功能,就连智力也提升了。”
云朵朵一愣,然后大喜。真的啊?太好了。
在设计智能大佬得时候,云朵朵是有给他设计自动升级得功能的,不过这种升级是在主体遭遇到严重损伤的时候,他的一种自我修复和恢复功能。
而每自我修复一次,他本身的各项能力就越强,可以使用的功能就越多。
“现在来不及查看你的情况,我们若是给女子做刨妇产手术,那么后期的药物该如何?”
云朵朵不自觉的就问道,她感觉到现在的小k智能升级,已经完全可以当成一个人一样交流了。并且,隐隐觉得二人只见神魂交融,他也能知道自己现在想什么?
“我可以提取,操作的时候尽量控制伤口,让伤口最小,然后用中药调理,现在天气冷,发炎的可能性小,接生之后,我以最快的速度提取药物,万一伤口发炎,就可以直接使用。”
这个可以啊,云朵朵大喜。
这个时候,房间内又传来肖贵妃的哭喊声,喊得人心口都紧绷起来。文帝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已经破例让太医院顶级得太医进去看了,太医出来以后一脸无可奈何得摇头,他也没办法了。
云朵朵立刻挣脱出武王的怀抱,一下冲到文帝面前。
“皇上,我有办法救娘娘了。”

t9ygt超棒的都市言情 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討論-第一百八十章:你醒了?展示-kaiai

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
小說推薦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
文帝天还未亮的时候就被人叫醒了,他这些天十分的疲惫,醒来的时候头痛欲裂,很想骂人,可一听是抓到伤害安平的凶手了登时又清醒了几分。
顾不得头疼和疲惫,几乎立刻就起身,穿好衣服就冲出了门。
大殿外已经有不少人在等候。
文帝立刻全部召见了他们。
中国球员在欧洲 我们踢球吧
不多时整个大殿里站满了人。
一一扫视,看到其下站着的人心中微微安定。
“怎么样,案件破了?”
他首先看着三皇子发问。
生化幻想曲
三皇子一步上前行礼道:“父皇,儿臣于昨夜抓到了疑凶 经过连夜审问,已经将事情供认不讳,另外昨夜珍和郡主抓到一名企图行刺公主的宫女,此二人的证词不谋而合。我与武王,万大人连夜会面整理案件,仔细分析之后,确定了最终的凶手。”
文帝神情凝重,看了在场的武王,万大人等人一眼,然后沉声问道:“是谁?”
“回父皇,凶手乃是皇后身边的一名太监,假扮禁卫军所为。整个案件犯人交代都是受了皇后,安康公主的指使,这是证词,父皇请过目。”
说着呈上了两份证词。
文帝接过太监递上来的口供看了一遍,然后重重的哼了一声:“哼,朕就知道果然是她们,难道朕之前给他们的惩罚还不够吗?是朕太仁慈了,真看在太后的面子上才对她手下留情的。”
文帝大发雷霆,一时间整个大殿里除了文帝发怒的声音,没有别的动静。
直到文帝平静下来,坐在顺了几口气,才开口道:“她们可认罪了?”
三皇子遗憾的摇了摇头:“没有,皇后和珍和郡主以及太子正等在殿外见皇上。”
“叫他们滚进来。”
文帝一声怒吼,不多时殿外传来哭天抢地的呼喊声。
“皇上,臣妾冤枉啊,臣妾冤枉,有人要害臣妾……”
皇后第一个哭着扑倒在大殿中央,她声嘶力竭满脸不甘和委屈。
“皇上你要相信臣妾啊。”
苏环和太子也紧跟着跪在皇后的身边,二人也是一脸的焦急。
“哦?是吗?你倒是跟朕说说,是谁?要害你啊?”
皇后一脸惊慌的抬起头,那一张脸上失去了往日精致的妆容,不过是在冷宫过了这么短的时间,她的一张脸就如同经历了十年,苍白无血色的脸上带着难掩的疲惫和凄凉。
让人看了不免唏嘘。
她的目光呆滞,神情有些恍惚的抬起头看了一眼周围的人,忽然咧嘴露出一个疯狂的笑意:“是他。”
她伸手指向了三皇子祁雍,这倒是让人惊讶的看了过去。
三皇子却云淡风轻的看了她一眼,并没偶任何的反应。
接着,皇后的手指方向一转:“还有他。”
她指向了武王,武王的眸光一缩,紧接着皇后将大殿里的人全部指了一遍,最后看向皇上,目光森然道:“还有你,皇上,是你害了我,是你,是你……”
醜 婦
这一嗓子喊出让她身边呆滞的太子和苏环顿时清醒过来,连忙拉住了皇后,拼命的阻止她再说出违逆的话。
“父皇,父皇息怒,母后受了刺激,神智不清,父皇,母后不是故意的父皇,还有父皇,这件事不是母后做的,是有人栽赃陷害,母后都已经进入冷宫了,苏家也倒了,她怎么还会做这种事情呢,她也没有能力做啊。”
太子拼命的解释着。
“哼,这个疯女人,朕真后悔没有早点杀了她。她虽然在冷宫,可是你和安康,不在冷宫啊?”
说着文帝的目光如寒刀一般落在了二人的身上。
苏环身子一晃。
此刻的苏环还沉浸在巨大的震惊当中,她这是被人骗了吗?
不由得回想起之前的事情,她们苏家跌落的那一刻,苏环有多么的痛恨,恨自己不能早早的杀了云朵朵。
她抢走了自己最爱的男人,还令她们苏家一落千丈,连皇后都被打入了冷宫。
受了太后的庇佑和太子的照拂将将将自己保住,可是以后,自己在宫中更加的寸步难行了。
她只能蛰伏,并将所有的希望都倾注到太子身上。
太子对自己还是有情有义的,只不过这个男人太没心没肺,简直就是没有脑子。
眼看着朝堂中,武王的地位越来越重,他作为唯一的继承人太子,还屡次与武王走的那么近,根本毫无防备。
于是苏环开始不断的给他吹耳边风,让他警惕武王,警惕武王身边所有的人。
让他开始筹谋夺取兵权。
而这一切,还没有开始,又来了一个强劲的对手,三皇子,祁雍。
不过上次大臣刺杀案中,肖家同样得到了极力的打压,与苏家差不多了,并且肖贵妃也进了冷宫,这个在宫外长大的三皇子,便一时间不足为惧。
还是先想办法控制或者抢夺了武王手里的兵权要紧,要是兵权在手,到时候,还怕什么武王和三皇子。
而只有太子顺利的掌握兵权,顺利的登基,她苏环就是皇后。苏家败落了又怎样,等到她成为皇后的时候,苏家还会败落吗?
到时候,云朵朵就算当上武王妃又怎样,她一样要臣服在自己的脚下,而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到那时时候,一定让她求生不能求死不能。
可太子的行动太慢了,还不断安慰自己要自己不要着急,最着急的居然是跟自己大婚。
苏环忍着,先成为太子妃也好。
不过,就在她等待的时候,似乎是天意,瞌睡就有人送枕头。
她居然与那个神秘的杀手组织灭龙,有了联系。
是自己一次偶然出宫的时候,神秘的信件就不知不觉的送到了她手里。还让她吓得不轻。
可是当她看完了信的内容,然后看着那信以神奇的方式融化消失,她的心顿时起伏不定。
原来还有人想要对付武王和云朵朵等人啊。
不用自己出手,只需要自己帮几个小忙,他们就可以之塔们于死地,这简直是一个天大的消息。
只不过,苏环犹豫了,她不知道该不该这样做,会不会再次惹祸上身。
就在她由于的几天里,苏环得到了埋在安平宫的眼线送回来的消息,安平找到了当年肖贵妃被害的线索和证据。
她要找苏家报仇了。
是的肖贵妃的死与苏家有关,年轻时候的皇后嫉妒成性,苏家当时又是家大势大,基本上谁挡了皇后的道,谁挡了苏家的道就将谁铲除。
而肖贵妃就是那样一个存在。
苏环别无选择,如果让安平先一步动手的话,那,苏家恐怕还会遭到更严重的打击。
马大妞的幸福生活
所以她决定接受合作,不错就是与那黑衣人合作,而她只需要做的事情就管件时刻影响一下某人的行动,传递一些混乱的消息。其他的自己都不用管。
这本是一笔绝好的买卖,成了,除去了心腹大患,不成,查的话,也是别人的主谋,自己与对方的联系根本没有丝毫的证据证明。
所以她毅然决然的去做了。
可是现在,她仿佛被晴天霹雳批中,这一切似乎都是错的。
对方自始至终不是要害武王和云朵朵等人,而是要对她们苏家赶尽杀绝吗?
为什么?
她不明白,是谁?
“苏环,朕问你话呢,你都做了什么?”
文帝咆哮的声音将苏环拉回现实。
“不,不皇上,是有人要害我们,是有人……”
“又来一个疯子吗?”
文帝不耐的打断了她的话。太子满头冷汗,他不知道怎么竟成了这样的状况,这几日为了明哲保身,他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啊。
“安康公主不承认吗?可是你买通的安平宫里的宫女已经承认了,并且,之前死的那个宫女也是你派人动的手,本王也已经抓住了那个杀死叫彩珠的人。带上来。”
殿外有禁卫军拖上一个血人,此人正是苏环的心腹侍卫,苏环登时吓得捂上了嘴巴。
“说吧,安康公主为何让你杀了彩珠?”
三皇子冷冷的问道。
“安康,公,公主说,不能让她活着当时是她让人传递了假消息给安平公主,说珍和郡主在菜园等她,将人骗过去,又将安平公主准备的一个礼物拿出来混淆视听,引起别人对珍和郡主的怀疑。”
这人断断续续的说完,总算还说的清楚。
打 穿 西游 的 唐僧
文帝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苏环的脸色已经毫无血色,她不停的摇头。
“这么说,你与皇后联手将朕的宝贝女儿给伤了?哦,你们本来是想让她死的吧?”
“不,我怎么会害安平妹妹的,我没有,我没有。我为什么要让安平妹妹死啊,于我,与我也没有好处,没有,不是的,是别人,另有其人,不是我。”
此时皇后的目光已经恢复了些许清明冷冷的看了过来,苏环对上那双眼睛不由得咯噔一下。
太子也一脸失望的看着苏环。
“你们,你们也不信我吗?不是我做的,我没有理由……”
“怎么没有理由,理由就是,我找到了当初你们苏家害我母妃的证据,这还不够你们灭口的吗?”
突然一个较为柔弱的声音从殿外传来,文帝阴沉的脸色突然就拨云见日,露出惊喜的神情来。
众人朝着大殿的门口望去,只见两名女子相互搀扶着走了进来。
云朵朵搀着还有些虚弱的安平,一步一步的走上了大殿。
“平儿,你,你醒了,你好了?”
文帝激动的下来迎了过来。
“父皇女儿让父皇担心了女儿该死。”
安平露出一个虚弱的笑意。

kivb1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 一夢歸真-第一百七十八章:大膽賊人看書-oq06h

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
小說推薦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
可恶的旧社会害死多少人啊,这都什么时候了,居然没有人看过她的身体,还守着什么礼法规矩。
仅凭着把脉,难道就什么都能查出来吗?
云朵朵当即冲到安平的床边,之前的输血刚刚结束,云朵朵将这种方式交给了在场的太医们,他们接受能力倒是也很强。
只是思想还是太落伍了。
云朵朵掀开被子,将安平的衣服一件一件脱下来,很快她的腹部前,胸等部位就裸漏在自己面前。
云朵朵仔细一看,在她的右下 胸腔部位,果然有一块骇人的青紫色。
云朵朵将手放在上面按压了几下,一直毫无反应的安平却突然皱了皱眉,云朵朵登时一愣,再仔细查看,隐隐觉得里面有肿胀的痕迹。
我当白事知宾的那些年
看起来真正受伤的部位不是头部啊,真的是伤了内脏,而这个位置,凭借自己的生物学知识,那里是肝脏的位置,肝脏受损,所以才会吐血。
而头部?虽然当时看起来流了很多的血,也很严重的样子,但是事实上并不一定很严重。
头部的情况暂且不知,但是显然这肝脏受损的伤势是最严重的。
云朵朵登时就松了一口气,立刻着急了太医将情况重新说了一遍。
然后让太医们一起商量开了一副修复内伤的方子。
名门望族 钱钱很爱速来
太医们也没有办法,公主已经昏迷了好几天了,云朵朵的话虽不知道有没有道理,但是总归是要试一试。
虽然把脉的时候他们没有察觉公主的内脏有问题,但是现在治疗头部的药实在没有效果,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一回了。
所以很快药方换了。
这下云朵朵便死死守在安平的身边,就连晚上都不离开,安平殿里的宫女,云朵朵早就不信了。之前那死了两个安平最信任的宫女,而那个率先发现情况的小宫女又莫名其妙的死了。
云朵朵就觉得安平宫一定是不干净了。
tfboys之紧握千纸鹤
武王这几日没有来看他,但是他留下的暗卫时时刻刻的守护着云朵朵。
云朵朵几乎是亲自熬药亲自喂药,连着三天三夜没有合眼。
最后终于支撑不住了趴在安平的床头上就睡着了。
而武王那边派出去的暗卫暗中潜入皇宫,企图将真正的凶手揪出来。
可一连几夜都没有结果。
而福宁宫里,太后阴沉着一张脸,对跪在自己面前的苏环 冷冷的哼了一声:“苏环,还不将所有的事情都跟哀家说清楚?”
“太后,环儿真的没做什么,没……”
“好不快说,你想急死哀家啊……”
随着哐啷一声茶盏碎裂的声音,原本需要继续说话的苏环声音猛地缩了回去,同时自己的身子也重重的一抖。
“说……”
秘笈
太后的嗓门已经奇高,她一双无神的眼睛此时正死死的盯着苏环,让她忽然之间就有毛骨悚然的感觉。
“太后环儿只是不甘心,那个云朵朵,她害我们苏家害的太惨了,我必须要报仇。”
寵 妃 無 度 暴君 的 藥 引
“你都做了什么?”
太后几乎已经失去了耐心再一次沉声问道。
“太后,这一次,无论如何,都不关我的事,如何查也查不到我头上的,是有人想要收拾她,哈哈哈,贱人自有天收,一收还是一双呢,太后您知道吗?他们活该。是真的灭龙组织,是他们联系到我,是他们要对付云朵朵和安平的。”
极品蓝颜
都市修仙
太后死死的睁大了双眼:“你说什么?那些人真的混入了宫中?”
医师怪谈 我叫吴大胆
“他们在不在宫中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次的机会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有人想要对付她们,只需要我稍微从中出一点力就行,我就只是听了他们的吩咐,当天带走云朵朵,不让她与安平碰面,然后买通一个宫女,让她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过去,然后就成功的引火烧身了,烧了那个贱人的身。”
苏环越说越激动:“太后您不知道,这一次,他们不知道得罪的是什么人,不是我们找的那个灭龙组织,一定是别的人,有可能是肖家人。毕竟此次栽了大跟头的不只是苏家还有肖家啊,所以这件案子,不管是将云朵朵和安平拉下水,还是将肖家拉下水,于我们而言不都是渔翁得利吗?”
太后却冷冷一哼:“可是你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那些人如此有手段能在皇宫中神出鬼没,却对安平失手了?其实不用你提醒,哀家自然知道事情的严重性,那个安平据说搜集了大量的证据企图为自己的母妃报仇,指认杀母仇人,哼,不过,她也是没那个命,我们还没有出手就有人出手了,可是这件事总让人不放心。”
“太后,您尽管放心,虽然说安平侥幸不死,但是她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据说这几天云朵朵为了救她耗费了不少的心血,但是收效甚微。环儿觉得,她也活不过几天的时候了。”
自律神豪 H舰长
说着她扬起下巴,冷冷一笑。
“可是,你不觉得,这几天宫里太静了吗?明明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却……”
“太后放心,现在太子对我的话死心塌地的相信,这个宫里看起来平和,实则暗潮涌动,太子所安排的人手早就发现了,武王的暗卫不但夜夜潜入皇宫,并且还发现了武王府豢养死士,这个把柄落在了太子的手里,武王简直就是砧板上的鱼肉了。现在就连军权都被收走了,只要这些军权落在了太子的手里……”
“那个三皇子,也不是个好对付的,他手里不是有禁卫军吗?”
太后冷声打断了她。
“不过是禁卫军,他也不过是暂时统领,皇上怎么会将这么重要的兵权交到他手上呢。太后,只要太子翻身,掌握了兵权,到时候,我与他大婚,生下一男半女的,皇上那边再一松口,皇后也就还有翻身的机会,还有我们苏家,也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太后的神情终于缓和了不少,沉默了良久,她虽然也心急如焚,但毕竟上了年纪知道有些事情急不得,但是没想到苏环这么急着报复。
好在这丫头及早的歇了对武王的那些心思一心一意的将太子牢牢捆住,这才是她的用处。
可不知为何,太后总是觉得有些不安。
她一早就发现了苏环的异常,只是不点破,现在终于知道了所有的事情,既然幕后另有其人不是她做的主导,也算不得什么,最好事情像她说的那样,武王那边与肖家两败俱伤,苏家好夹缝求生。
“太后,太后。”
两人刚刚平息了风雨,忽然殿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是自己的心腹张嬷嬷,听到她慌慌张张的声音太后没来由的感觉到不妙。
“怎么回事?”
苏环也立刻看了过去。
张嬷嬷看了一眼苏环,见她没有回避的意思,太后也没有出声,就知道,这是不用避讳她了,于是急忙道:“太后,老奴刚刚得到消息,安平公主病情好转,说是今日醒来一瞬,还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
苏环的心猛地提了起来。
“她说她看到了凶手的脸。”
太后的眼睛眯了眯,神情变得十分的严肃:“苏环你买通的那个丫鬟的事情会不会暴漏?”
苏环神情一紧:“不会的,太后,你忘了,她已经死了,即便是后来他们发现那个宫女确实有些异常,但是已经死无对证了,并不知道她会是我收买的 啊。”
“那就好,只是,这没想到,安平居然还能活着?真是太可惜了。”
苏环也是一脸怨毒的盯着地面。
她不敢说,自己其实不光买通了安平宫里的一个宫女,还有其他的眼线,这几日紧紧的盯着那边的动静,自己才能第一时间掌握情况。
只是安平好转的事情,昨晚她安排的眼线没有跟自己说,今日就让突然大好了?
关键是她说的那句话,说她看到了凶手的脸?
还被传扬出来?
苏环的嘴角微翘:“恐怕这是他们的钓鱼计谋,也许安平根本没醒,也许安平根本没有看见凶手的脸,这一切都有可能只是引诱敌人再次出手。而我们就静观其变好了。”
苏环这么一说,太后也点了点头:“你这几天安分一些哪里都不要去。”
苏环点头应是。
武王这一晚换上了夜行衣亲自潜入宫中,根据他与万大人的分析,他们觉得,能够在当日顺利犯案还能轻易嫁祸他人的,那凶手极有可能就是宫中的人。
他必定对宫中的路线极为熟悉。
究竟是谁呢?
武王潜伏在每一个危险的角落,暗中窥探着一切。
云朵朵已经配合他放出消息,他确定那伙人一定还会再次露面的。
虽然他们也可能知道这是一个圈套,但是若是凶手真的是灭龙组织的人那么,以那些人神出鬼没的身手,和狂妄自大的态度,没有他们不敢做的事情。
之所以放出消息说安平醒来说看到了凶手的脸,也是因为,安平真的醒了,并且也记起来,自己在进菜园子之前确实看到不远处有一个禁卫军打扮的人朝着菜园子走过来,当时她没在意,可是昏倒之前,她看到了禁卫军的裙裾一角。
所以他们大胆的推测那些人很有可能藏在禁卫军里,而安平的话有可能会让他们新生警惕。
武王趴在一个房顶上,一动不动,他的目光紧紧的盯着房内和周围的动静,在他的身下就是安平的房间,云朵朵正守护着她。
“大胆贼人,竟敢擅闯皇宫。”
忽然一声冷喝令他打了个机灵。

48dtx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 一夢歸真-第一百七十五章:拿匕首來鑒賞-22xlb

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
小說推薦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
武王这才将事情一一道来。
“我在皇宫中搜寻了很久,丝毫没有发现可疑的人,也没有发现凌空的下落,后来想起你说用磁石的方式,我命人找来磁石四处探索,终于发现一处隐秘的花丛中有异常。
至尊狂妃:邪魅大小姐 唐棠
我还特意找人守着周围,想要看一看情况,却没想到刚一打开草丛,凌空的身体瞬间出现的时候,皇上突然带领着禁卫军闯了过来,并且刚好看到这一幕。”
武王叹了口气:“这一幕对他的刺激太深了,一直以来那个神秘的杀手组织,都是被称为神出鬼没的,所以他前沿看到了凌空现身,对他是那个组织的人深信不疑,所以才立刻确定他就是伤害安平的凶手,我虽然极力解释,但皇上根本就听不进去了。”
云朵朵静静的听着,她将武王的表情语气神态一一看在眼里基本却定他没有撒谎。
“可是是谁能够伤了隐身的小k呢?”
云朵朵皱眉。
“难道不是他自己出了什么意外?你不是以前说过,他有时候没有能量了就会突然陷入沉睡吗?”
“可是现在他不可能没有能量啊,我也没下达过任何催眠的指令。”
“别担心,虽然他被关入了天牢,但是本王已经上下打点过了,一旦他醒来立刻会有人通知我们。”
云朵朵满脸担忧的点了点头。
“朵朵。”
武王犹豫着开了口。
“嗯?”
“你是不是?”
云朵朵抬眼看他。
“怀疑过本王的忠诚?”
云朵朵一顿,确实,一看到小k出事的时候,她第一个反应就是武王出卖了自己,将小k不知怎么给弄晕了。
云朵朵垂下眼眸:“嗯,对不起,我……”
重生之华娱天王 度娘神器
武王一把拉过云朵朵的手,有些委屈的道:“你,对本王不信任吗?本王愿意为了你去死你信不信?”
云朵朵瞬间回过神来:“好了好了,说什么死不死的,呸呸呸不吉利,我信你还不行吗?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怀疑你。”
哄了半天,这家伙才终于放缓了神情,将人拥入怀中,两人相拥半晌。
武王的声音有些低沉。
“我担心你,这次的事情可能有些棘手,你能治好安平吗?”
云朵朵沉默了,她靠着武王的胸口,听得到内力的心脏咚咚咚的跳的厉害。
“有几分的把握?”
“额,两分吧,如果小k在或许能高一点。”
武王瞬间垮了脸:“朵朵,本王带你走吧。虽然他把本王的兵权暂时收走了,但是,本王想要指挥那些人,还不是一挥手的事,他以为拿走了兵符就没事了?如果他敢动你一根头发,本王绝对和整个大金势不两立。”
云朵朵抬起头看了看武王认真的神情,突然像是有什么灵光一闪。
“王爷为了我竟然要与整个朝廷作对?”
云朵朵也没想到,祁翰会这样想,他不是跟皇帝是亲兄弟吗?
他们不是互相很是信任吗?
“你不信吗?根本没有什么永恒的信任,就像这次的事情,因为我信你,皇上可能就在心里已经对我不信任了,要不然也不会突然收走我的兵符。”
他冷笑一声:“哼,自古皇家薄情,兔死狗烹,本王一直知道自己也不过会是一个惨淡的下场,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样快,若是放在以前,本王不以为意,大不了一走了之,从此浪迹天涯笑傲江湖 ,可是现在本王有了你,便不能任人欺负了。”
云朵朵看了看他,突然感觉到有什么要被自己抓住了。
網遊之古武江湖
“皇上似乎对太子也有些不满对吗?”
武王想了想:“应该是当日看他替苏环求情吧,苏家毕竟当年也犯下大错,虽然皇后没有承认别的皇子夭折是他所为但是皇上自然也将那些事情算在了苏家的头上。而不知为何,太后和太子联手保下了苏环,尤其是太子,迫切的想要娶苏环过门。”
“安平最近有什么异常吗?她在皇宫中 最大的仇家就是太后和苏环了,若果这件事是她们做的,她们又是如何做的呢?为何能够嫁祸给小k呢?她们绝对不可能知道他的存在啊。”
云朵朵嘟囔着。
“除非……”
“除非什么?”
武王问道,只是云朵朵还没来得及回答,及听到外面有人疾呼一声:“不好了安平公主吐血了。”
云朵朵登时一惊,连忙与武王一起起身往外跑去。
刚一来到安平的房间,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整个房间都弥漫着血液的味道,太医们忙忙碌碌的围绕着安平把脉的把脉,施针的施针。
当初那个联合太后坑自己的太医早就不在了,也不知道是被太后处理了还是怎么,现在的太医基本都很安分,见他们进来也打了个招呼。
武王便抓来一人询问情况。
“公主突然吐血不止,老臣们也找不出原因啊。”
云朵朵立刻上前查验了那些吐出的血,将银针插入银针并没有发黑。
“老臣检查过了,并没有中毒的迹象。”
“那这症状?”
儿女英雄传 文康
豪门深爱:首席强宠逃婚妻
云朵朵疑惑的问道。
“应该还是因为头部受到创伤的原因,可能是某处有淤血,所以现在吐了出来。”
太医的回答让云朵朵直皱眉。
头部的淤血会从口腔吐出来?
头部受伤在颅内造成淤血的话,如果能吐出来那倒是好了,虽然云朵朵不是一名正式的医生但是好歹也学过人体构造啊。
她扶了扶额:“你们就没有办法检测出公主还有哪里不正常吗?”
竹琛殘魂落 蘇冰泠風
太医们皆是摇头叹息。
云朵朵仔仔细细的又将安平看了一遍,这个时候,发现她的身体更加的虚弱了。她的脸色也惨白的像纸一样。
“这些血液,不像是淤血,而好像是,不管怎样,她吐血过多,失血过多会有生命危险,现在需要立刻补血。”
“老臣们已经开了补血的药方,只是现在公主昏迷不醒,灌进去的药有限,加之她身体孱弱,根本不能及时的吸收药效,再造血液啊。”
老太医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道。
武王也开始忧心忡忡起来,甚至心底里开始盘算着安平若是真的不在了他将如何保护云朵朵了。
我不要啊
却见云朵朵皱着眉头不慌不忙道:“我是说直接补充血液,而不是喂药。”
那太医听的一愣,有些没反应过来。
云朵朵重复一遍:“直接给她的身体补充血液,用我的血。”
“啊?你,你是说,将你的血喂给公主?”
那太医一副吃惊不小的样子:“这样根本没用。”
“不,不是喂给她,是直接输送到她的身体里。来人拿匕首来。”
武王也被她的话吓了一跳一把拉住云朵朵的手腕。